随意

账号最后一篇文已更新,有缘见~谢谢一直以来的厚爱,比心~

突然想写写她。

在听岁月神偷,很长时间内她一直很喜欢这首歌,她觉得这首歌有种特别的味道,宿命的一切都在这首歌的歌名里,充满哲学家的味道。

她最开始踏入圈子的时候没想太多,一心想写,就写了。

没多少人看,她却甘之若饴,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完全属于她和文字的地方,每天空闲时间就躲在这方天地里,痛哭,大笑,都属于她一个人。

后来她有幸碰见一个特别有趣的人,那人是她的倾盖如故,他们一起讨论了很多很多,关于这方天地,终于走进来另一个人。

他们在星光下聊过很多,她总是说:“我不混圈,我只想写文。”

她之前在别处也混过别的圈子,带给她快乐也带给她困扰,如今再来,她只想安静平淡的写文,不想参与纷争。

她抱着这样的想法在这方天地里肆意玩闹。

直到有圈子里的另一个人出现,这个人也是个很好的人。

她虽然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可是却也是温柔的,面对这个人直白而炙热的喜爱,她感觉快乐又温暖,她开始对这个圈子伸出触角,那些温暖的细碎的瞬间从她的触角开始,蔓延至她的全身。

她觉得这也是奇遇。

她开始接触到更多有趣又可爱的人。

这些人千姿百态,却因为同一个爱好聚集在一起,那些优点也好,缺点也好,都让她觉得无论如何还是不错的。

她终于缓慢地踏出她的第一步。

不过她实在是个容易让人失望,让人难过,让人觉得蠢笨的姑娘。

等到她反应过来才发现,好像少了那么一个人。

她左右张望努力寻找,找不到,她困扰过难过过,和朋友聊过,也努力释然过。

直说这是命运。

可她仍旧不甘心,真难过啊,为什么总要分离。

她对她的倾盖如故说,做了一个决定,这决定听起来云淡风轻,似乎还颇有些不近人情不念旧情,但朋友理解宽慰,她也觉得还好还好。

可是她为了这个决定,辗转反侧许多时日,最终仍旧执意如此。

我实在不知道她为何如此,也许多年后她会告诉我答案吧。

最终她毕竟能够大声地说爱过。

这也很好,随她开心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