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

账号最后一篇文已更新,有缘见~谢谢一直以来的厚爱,比心~

【一叶之秋 秋木苏】爱使人勇敢

终于赶了出来~有些粗糙请大家轻喷~


1

 

长时间失聪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一叶之秋看着眼前各种比划的秋木苏,有些出神地想:大概是遇见荒漠大雪白骨都不如这一刻恐惧,你期待已久的爱人站在眼前,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2

 

一叶之秋在荣耀大陆上呆太久了,久到他能数出埋骨之地能触发多少森森白骨,血枪手有怎样婉转曲折的故事,副本里有多少奇怪的触发点。

 

但他的确不太清楚,自己是从哪一天开始失聪的。

 

好像在某一天,世界突然在他耳中褪去了所有声音,他路过山川与湖海,风从他的眼角眉梢掠过,燕子在他的身侧绕了一圈又一圈,他却一无所觉。

 

他伸手往身侧捞去,只徒留一片寂静的空气。

 

“秋木苏。”他突然开口,也是这时,他才发现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秋木苏了,有多久了呢?他都记不太清楚了,他蹲在野外,长矛往肩上一扛,开始细细思考,自己大约是有多久没见到秋木苏了。

 

周围一圈虎视眈眈的人,却没一个人敢上前打扰他。

 

偌大而又拥挤的荣耀主城,在一叶之秋的身边,居然荒芜地仿佛要长满野草与坟花。

 

3

 

大概是2015年。

 

一叶之秋终于理出了思绪。

 

彼时秋木苏正得意非常,一双神枪舞得像个近战,逢敌必杀,逢稀有材料必抢,一叶之秋便和他一起,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这话说来容易,做起来却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他们日夜不休,努力升级,秋木苏耽于淫巧之术,往往升级不太上心,可因着他,也一路跌撞地升了上来。

 

哦,也不一定。

 

一叶之秋悠悠地想,按秋木苏的尿性,也有可能是因为等级越高,稀有材料也越吸引他的目光。

 

说起来,他当时要造一把举世无双的千机伞,也不知道成功没有。

 

一叶之秋这一想,思路便岔了开来,他把却邪随身带好,回了一区,站在一个破茅屋门前扣门。

 

门锁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拍一下便飞飞扬扬落下一些来。

 

秋木苏是个神人,大门破得仿佛随时都能被人一掌轰开,门锁却设计得分外精巧,一叶之秋亲眼见过,这门锁要想完整打开,需要两样器物一起放进去,门锁才能完好。如果硬闯,却是要被秋木苏设计的机关留下一身伤的。

 

饶是他这样的高手,也不止一次的栽在过秋木苏各种奇怪的机关里。

 

想到这他忍不住笑了下,秋木苏不止坑过他一次,每每新设计一个东西,便要拽他过来,说着老叶老叶,你来试试,手下却毫不留情,要不新武器狂轰滥炸过来,要不就是他这些算是奇门遁甲一类的小玩意。

 

有一次他在院子里石桌上设计的机关竟然不分敌我,差点伤了秋木苏自己,一叶之秋眼疾手快,一下把人带到怀里,他重心便也不稳起来,从石凳上直直地摔了下去,他本想抱着秋木苏在地上滚一圈缓解一下冲力再起身,谁知秋木苏直接伸出手来抱紧他半转身,一手垫在他脑后,一手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以防他摔到。

 

桌子上的酒杯被带到了地上,酒香弥漫了满院,院子里梨花知情知趣地落了几片下来,落在秋木苏月白的长袍上。

 

他一向穿着随意,衣服上甚至有补过的破洞,可是这样的月色下这样的夜里,一叶之秋竟然觉得眼前这人好看的不像凡人。

 

“那像什么?”秋木苏也不起来,只虚虚地撑起胳膊在他身上似笑非笑地问道。

 

“呃……”一叶之秋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把心里所想说出了口,一时有些呐呐无言。

 

秋木苏倒也不逼他,一派君子风度地在他身前耍着流氓,一叶之秋有心要推开他起身,对方的头发落下几根到他的脸上,有种奇怪的香气,一时延误了战机,被对方抢了先,秋木苏低下头,吻上了眼前人的薄唇。

 

都说薄唇人薄情,可与一叶之秋相识三年有余,再没有比秋木苏更清楚他的人。

 

深情无双。

 

秋木苏如是想道。

 

一吻必,一叶之秋还有些气喘,他本是一介武夫,专修法术与力量,情爱这种事情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一时半会儿还让人不太适应。

 

他有些尴尬地不想抬眼,却又觉得这样有些怂,纠结了半晌只凭着少年意气抬起了头,毫不示弱地看着对方。

 

可这一抬眼,却看到秋木苏笑意盈盈的眸子,他又有些怵了。

 

一时半会儿想不好说辞,对方却执起他的手,在手边亲了亲,然后俯身在他耳边噙着笑意说道:“像心上人,你说是不是?”

 

一叶之秋蒙了一下顿时思及自己之前所想所说,一下子脸红脖子粗到了极致。

 

匆匆推开这人从院墙上飞了出去,不做理会了。

 

4

 

一叶之秋在秋木苏门口蹲了会儿,便觉得脚有些麻,他起来活动活动,便顺便溜达到了秋木苏的院墙边,想起当年那个顺着院墙边落荒而逃的少年,他有些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笑意,下垂眼一弯,叫人瞧不出嘲讽还是真心,他这么想着脚下却不停,运出一股真气,飞到了院墙里。

 

院墙里荒草长得有些长了,一叶之秋左晃右逛了半晌,在石桌前停下,他细细地瞧了一番,又原地用脚步丈量了几分,刚好够梨花落在肩头,站了半晌,才有些感怀地开口。

 

“是。”

 

迟了这么些年的回答,回荡在荒败衰落的院子里,显得莫名悲凉。

 

世界频道不停地闪现出各种大事小情,一叶之秋一概不做理会,他专心致志的在人家院子里拔草,丝毫不觉得累也不觉得难为情。

 

七年前那个还容易恼羞成怒的少年终于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终于修炼成了生活法则最后一条——没皮没脸。

 

一叶之秋有些小得意地想:要是秋木苏现在回来,他一定能把他压在门上亲他。

 

这么想之后他又有些落寞,他现在又聋又老,想来秋木苏是不稀罕他的,可是当年他撩完自己便一走了之,弄得自己在自家院子里辗转反侧那么久,再来这里寻人却人去楼空。

 

一叶之秋觉得自己冤死了,简直想骂人。

 

可他修养良好,终于还是没在世界频道敲出——“秋木苏你这个负心汉跑哪儿去了”这样的话。

 

于是他开始了漫长地寻找之旅。

 

就是在这时候,他开始发觉自己声音退化了的,他听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他在荒漠与雪地里走了太久,日出日落,一复一日,都是他一个人,他有过同伴也失去过同伴。

 

可从头到尾,他只有他一个心上人。

 

这么想着,那些寂寞的情绪便如同杂草一样疯长起来,把他的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荣耀大陆上那么多分分合合甚至又找了别人的小情侣们。

 

只有他,像一个古时话本里写得深情的白面书生,宁肯被洪水淹死,也要这儿等他的心上人。

 

思及此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的脸被风吹日晒地过于黝黑,还不如人家白面书生。这么一想真是不要活了,还不如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买凶杀了自己得了。

 

可是又舍不得。

 

一叶之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上人住在他的心里头,他死了是小事儿,可心上人没了安稳地儿,可怎么办。

 

他只有这一颗心,一个心上人。

 

便无论如何,都舍不得了。

 

爱让人懦弱,让人盲目,让人失聪,让人不知所措,可又让人勇敢。

 

5

 

【君莫笑已进入神之领域】

 

世界频道吵闹的厉害,一叶之秋拔草地间隙抽空抬头看了一眼,这一行字从他眼前一闪而过,他却仿佛被什么怔在了原地。

 

君莫笑。

 

那个凝结着秋木苏所有心血的人,那把凝结着秋木苏所有成就的千机伞。

 

他心头一时被触动良久,抬步便向门口冲去。他直觉秋木苏要回来了,便一刻也等不了。

 

门口传来咔嚓一声,一叶之秋没有听到,他只看到那精致的锁扣一动,大门被推开。

 

月白色的长袍被风吹得掀起了一个衣角。

 

那笑意盈盈地眸子下一刻便闯进了他的眼里。

 

秋木苏抬头看他一眼,神色微怔,随即很快便释然起来,他笑着同眼前的人打着招呼,顺手把钥匙收好放到了手里。

 

一叶之秋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秋木苏,他看见他的嘴张张合合,可他什么也听不到,那月白的长袍似乎更加破旧了,一叶之秋被这长袍晃得眼睛都快花了,他知道这全是因为他此刻鼓噪的心。

 

可他控制不住自己。

 

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在欢快地跳跃着要告诉他:“秋木苏回来啦!秋木苏回来啦!”

 

他有心想板起脸告诉自己知道了,可是嘴角的笑容却分明不听话地扬了起来。

 

“听得到吗?”秋木苏有些纳闷,他伸手在一叶之秋眼前挥了挥,一叶之秋的眼珠便跟着转了转。

 

很好,没有变傻。秋木苏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我爱你。”他还没来得及再试试别的,却突然听到这三个字传来,这威力丝毫不亚于被野图boss攻击全扫到。

 

一击致命。

 

“我爱你。”一叶之秋又重复了一遍,他实在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可是恐惧也好,痛苦也好,等待也好,失聪也好,都比不上这一刻。

 

他想要告诉对方的心情。

 

“我爱你。”

 

“我也是。”秋木苏伸出手,两个戒指形状的钥匙静静地躺在他的手里:“虽然等了太久,但幸好不是太晚。”

 

他拿起其中一个,执起一叶之秋的手,缓缓地戴在了对方的无名指上。

 

“我爱你。”

 

这一刻,风声,人声,鸟叫的声音,甚至连远处海浪的声音全都回来了,一叶之秋站在原地,他看着对方的眼睛,却只听到了那一句。

 

“我爱你。”

 

爱使人恐惧,可也使人勇敢。

 

他伸出手,把对方压在了门上,缓缓地亲吻上了眼前那柔软的嘴唇。

 

温柔又缱绻。


评论(1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