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

账号最后一篇文已更新,有缘见~谢谢一直以来的厚爱,比心~

【唐三打】林敬言收

【唐三打的性格私设到爆炸,赶得太着急超抱歉,以后应该会大修。】

系统:【请给你最重要的人写一封信。】

世界赛前。

唐三打收到系统消息的时候脚下一滑,手里的银武竟然就这样直直地飞了出去,落在了不远处看夕阳的百花缭乱头上。

霸图F4扭过头来看他,他捂住脸,然后就听到百花缭乱惊天动地一声吼:“唐三打你是不是要找死!”

唐三打看着小辫子一甩一甩的百花缭乱心想:“哼!”

众人闹归闹,可是碰上写信这种事儿,一时都蒙了逼发了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纵横荣耀数十载的一群大佬们,提起笔来还不如幼稚园的小孩子们。

哦。不对,有一个迫不及待的。

众人瞅了瞅已经开始写的夜雨声烦,从没有这样一刻羡慕过话痨。

不过无论怎样,都是要在夕阳前写好信了,信使会把这封信送给你最重要的人。乱糟糟一通后,众人不管是抓耳挠腮还是下笔如飞都已经安静了下来。

唐三打拿起笔蘸了下墨汁,用镇纸把纸压平顺好,然后提笔开始写。

亲爱的林敬言:

你好。

刚写了开头,正琢磨着下文的唐三打突然被一声惊呼打断,他愤怒地扭过头,只见百花缭乱打翻了墨汁,夜雨声烦写了五页的信纸一次性被毁了个够。

夜雨声烦被气得眼里几乎要喷火,百花缭乱脚下抹油地赶紧跑了。

“卧槽死百花你给我滚回来卧槽卧槽气死我了你!”

唐三打觉得,自己还是离这群神经病远点好。

这里真吵。

我都没办法好好给你写信。

老林,我现在要去参加世邀赛了,那里也许会有更广阔的天地吧,我们从踏上荣耀这条路起,就一直在不停的追逐。

老林,你也会看的吧,毕竟荣耀已经成为我们生命的重中之重。

他突然想起他和林敬言刚刚见面时,门口的风铃突然响起清脆的声音,林敬言推门进来,他带一副无框眼镜,学生气浓重。

他就站在院子的中间,手上的银武还没来得及收,便和未来合作数年的伙伴打了个照面。

“你好,我是林敬言。”

他也伸出手,握住对方的手:“唐三打。”

他后来不止一次的和少年并肩作战过,少年的手心也逐渐磨出了一层薄薄的茧子。而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他们都不再是少年,他比第一次见到少年时更强,可少年却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走向了衰落。

他们说好要一起夺冠,可是未来这样让人捉摸不透,强势如唐三打,也忍不住在院子里踱步起来。

老林,之后几年,我们都在寻找一种和平共处的方式,身为账号卡的不断强大和身为选手的不断衰落,仿佛是高中时永远也搞不懂的反比函数,在黑板上张牙舞爪地嘲笑着我们。

林敬言被迫转会的那年,唐三打在空荡荡的竞技场坐了很久,他从第一次意识觉醒开始,就遇见的是这个人,这个人实在是个老好人,一点都不像流氓,可他们努力磨合,也形成了一套还算不错的战术体系。

相互携手的这么些年,也不止一次的朝着最高峰攀进。

老将老将,终归是老了。

唐三打在之后的几年时光里,常常陪着林敬言坐在深夜的训练室里,窗帘拉得严丝合缝,一丝光亮也透不进来,他们就这样并肩坐在电脑前,林敬言的额头上冒出一些细微的汗珠,他混不在意,专心的做着训练。

“你说,我是不是老了?”林敬言突然开口问道。

这声音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落寞与悲哀,唐三打第一次从这个一起征战七年的老将身上感受到了什么叫无能为力。

老林,我当时觉得愤怒,愤怒你的退缩,也愤怒我的无能为力,可到现在我才明白,你没有我也没有,我们只是在努力走着我们的荣耀之路,哪怕一步一个泥泞的脚印。

唐三打记得那天,没有下雨。他叼着狗尾巴草蹲在院子里,狗尾巴草一晃一晃的,像极了他和林敬言此时摇摇摆摆的职业之路。

院门上的风铃突然发出一阵铃铃作响。

唐三打抬头,他看到林敬言来了。

“来跟你告个别。”林敬言身上似乎沾满了雨水,唐三打心想,怎么这么成熟的人了,出门还不知道打伞呢。

他有些责怪地看了他一眼,把嘴里的狗尾巴草吐掉,起身朝门里走去,给林敬言倒了一杯茶。

这茶叶还是早年间百花缭乱送他的,好像叫什么花茶,唐三打一边嫌弃一边捏着鼻子收了过来,他记得老林总喜欢这些东西,那时他想着,以后老林再来,他也好能不用白水招待。

“茉莉花茶。”林敬言闻了闻,有些沉醉地说道。

“你就爱这些。”他一边抱怨似得说着一边把自己的银武拿出来擦了擦。

林敬言知道他小孩子脾气,也没在意,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以后加油了。”

唐三打抿着嘴良久才开口问道:“你,你还打荣耀吗?”

“当然。”林敬言上前揉了揉他的头,然后抱了抱他说道:“赛场见了。”

“赛场见。”

我们终于又在赛场重逢,起手式我就知道是你,七年多的熟悉真不是盖得。

看起来你和霸图磨合的不错,呼啸的状态当时却不太好,我和唐昊还好,就是团队赛比较吃力,我已经预料到了,所以也不如何慌乱,只尽我所能的将战队的重担接了过来。

唐昊是个很有趣的人,他只知道向前,摔倒也不会哭也不会闹,和我们那时候还有些不一样,他也不会迷茫,只是向前。

唐三打突然想起自己背王不留行打爆的那天,他蹲在自家院子里拔草,脸上黑得像炭,没一会儿风铃一阵急响,一个脸比他更黑的人出现在门口。

那人气喘吁吁,只朝着他吼道:“快训练走啊!”

老林,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呼啸的未来。

说起来你们两个的确不是很像,比如说第一次见面,你温和而克制地同我问好,他呢,他急吼吼地就要狂妄地问我。

“我要拿冠军,你来吗?”

“来。”

你看,你们有那么多不像,可是某一个深夜,我在你们身上,看到最深处最核心的共同点。

荣耀之心。

你们有一样的荣耀之心,就像那个深夜里你额头上的汗水,也像他一遍又一遍坐在电脑前研究战队时候的样子。

我们都在成长。

老林,我几乎可以预料到未来,我会同你们一次又一次的告别,荣耀征程上充满着这样那样的无可奈何,可我知道,那些都不是永恒,永恒的是我们曾经一起跳动过的荣耀之心。

“所以说你就打算把这封信寄给索克萨尔?”百花缭乱一脸便秘的拿着夜雨声烦的信问道。

夜雨声烦不以为意,傲娇道:“怎样?”

“索克萨尔,一起加油。就这?”百花缭乱不可置信。

“昂!不然呢,像你一样还喷什么香水水?”夜雨声烦嘲讽道。

一起加油。

他把手贴在胸口,那里有着他炙热而绵长的老友与梦想。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