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

账号最后一篇文已更新,有缘见~谢谢一直以来的厚爱,比心~

【伞修】人生之瓶

【脑洞奇大无比,写到最后已经和初衷相去甚远,毕竟不列大纲的我开起脑洞来我自己都怕】

【he~~他们结婚了!这很甜hhhhhhhhh放心看】
 

【总之,真诚的伞修心biu~biu~biu~】

 

1

 

苏沐秋接过瓶子,瓶子里原本蓝色的晶体突然变得五彩斑斓起来。

 

伴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人的一生便开始了。

 

“你说他们哭什么?”惨白的灯光下,破旧的便利店柜台后突然伸出一个头来问道。

 

只见这人一头白得发亮像绸缎一样的头发虚虚地绑在脑后,他八字眉下垂眼,一脸垂丧,在柜台后这样笑起来非但没让人觉得开心,只觉得违和。

 

苏沐秋接过他递来的小票,想了想笑着猜测道:“也许是因为预知了自己将会遇到生命中无法逾越的重量而兴奋的眼泪?”

 

那人白了他一眼,把打出来的小票递给他:“那是你好不好。”

 

苏沐秋但笑不语,店里没几个人,他也不着急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陪着店长唠几句。

 

“今年是不是比往年早了?”店长从柜台后走了出来,大花裤衩差点晃瞎苏沐秋的眼,几年不见,店长的审美越发猎奇了。

 

“恩。”苏沐秋笑着点头。“你就别操心我了,想想你自己吧。”

 

“我有什么可想的,无生无死,开一小店而已。”店长随口应道。

 

“的确是小店。”苏沐秋笑了下,看了看这个百年如一日破旧的便利店,墙角上还有那么几个小蜘蛛网,柜台也还是木头和玻璃搭着做的,玻璃上有密密麻麻被压砸出来的碎裂的痕迹,木头上还有几个被虫蛀了的地方,一切久远地仿佛不像这个年代的东西。

 

铃铃铃——

 

三声清脆的铃声响起。

 

“我该走了,再会。”苏沐秋冲店长摆摆手。

 

店长突然伸出他骨瘦如柴的手,握爪苏沐秋还在挥着的手,一改之前嬉笑的神情,甚至有些严肃地说道:“苏沐秋,不要太贪心。”

 

“再会。”苏沐秋笑着抽出手来,带好了帽子,走到街口坐上了牛车,牛车很快隐没在一片浓重的雾气里,再也看不出一片痕迹来。

 

2

 

“我去我去我去!”苏沐秋把衣服搭在自己和叶修头上一边狂奔一边在叶修耳边唠叨:“我说会下雨让拿伞,你非说不用,现在好了吧……”

 

叶修只觉得耳朵怕是要起茧子,刚好路过一个自助取款机,他拉过苏沐秋的手,苏沐秋被他的突然袭击弄得一晃,连忙把叶修那边挡雨的衣服给他扯好,由着叶修把自己拉到自助取款机那儿躲雨。

 

“真不是我唠叨,你看淋雨了吧。”苏沐秋把衣服从两人头上拿下来,已经湿淋淋的衣服开始往下滴着水,叶修接过湿衣服搭在自己胳膊上,苏沐秋忍了半天没忍住:“叶修你把衣服搭胳膊上多凉啊,你还是给我吧你个生活白痴。”

 

叶修看着眼前一直絮絮叨叨的苏沐秋,第一次没有反驳,因为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本来只容得下一个人的空间突然挤进来两个人,还是两个大男人,空间不可避免的逼仄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开始暧昧不清地纠缠起来。

 

苏沐秋说着说着,才发现对面没有声音了,他下意识地瞧了叶修一眼,只看到对方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苏沐秋刚准备脱口而出地话音便戛然而止,怔在了原地。

 

“呃……”还没等他说出个一二三四五六七,对方便从他手里把湿衣服拿过去,盖在两人的头顶上,接吻便成了水到渠成轻而易举的事情。

 

苏沐秋呼吸一滞,迅速把叶修往自己怀里带了下,一手揽住对方的腰一手轻放在对方的头上,让湿气不容易钻到叶修的身体里,带着鲁莽的叶修,在潮湿的雨天逼兀的取款机旁,接了一个温柔而粘腻的吻。

 

3

 

这件事的后果就是,叶修光荣的感冒了。

 

大半夜烧得昏天暗地的也不吱声,苏沐秋半夜起来上厕所不小心绊了一下,扶住床边才堪堪停下。看着叶修近在咫尺的脸,月光从窗帘缝里偷偷钻进来,在少年青涩的眉眼上缓缓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苏沐秋心想:要不偷亲一下吧。

 

这想法甫一出现在脑海里,便如同洪水野兽,怎么也止不住,苏沐秋缓缓地靠近床上的,他伸出手想把对方遮住眉眼的头发撩开,刚碰到对方的脸,却被烫到一般收回了手。

 

“叶修叶修!”他没再迟疑,只拍了拍叶修的脸,叶修迷迷糊糊应了几句,苏沐秋这才发现,对方呼出来的气都烫得不行,苏沐秋一边换鞋一边捶了捶墙,叫醒隔壁房间的沐橙,让沐橙拿了毛巾弄了水先放在叶修身上给他降温。

 

又从抽屉里找出手电筒放在口袋里,然后背起叶修对着沐橙说道:“沐橙你乖乖在家,我带他去看病,谁叫都不要开门,好吗?”

 

沐橙本来还没睡醒,这会儿也被哥哥这么大的阵势给弄醒了,她摇摇头从哥哥口袋里拿出手电筒说道:“我陪你们一起去。”

 

苏沐秋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那把门锁好。”

 

苏沐橙应好,三人在路上也不好打车,沐橙便在前面打着手电筒,苏沐秋背着叶修跟在后面。

 

刚开始还是叶修沉重的呼吸声,后来走了一段时间连苏沐秋的声音也变得厚重起来,两个人一下一下,仿佛拉风箱一般的声音吓得沐橙每走几步都要回头看看两个哥哥。

 

“所以说你就这样背我过来的?”叶修听苏沐橙手舞足蹈地讲了半天,扭过头问向苏沐秋。

 

苏沐秋此刻羞愤地不行,他穿着一身浅灰色睡衣加运动鞋站在病房里,整个人透露出一种诡异的违和。

 

叶修看着站在墙角不想说话的苏沐秋,忍了半天没忍住,还是放声笑了起来。

 

苏沐秋一看,这家伙竟然还取笑他,随即一下扑了过去,却小心地避开了对方扎着针的手。

 

苏沐橙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她摸了摸饿得咕噜咕噜的肚子,和苏沐秋说了一下便出去找护士姐姐问打饭的食堂在哪里了。

 

“苏沐秋。”叶修突然叫道。“你在害怕什么?”

 

窗户外好像有风吹过,那风似乎像钢刀一样,一下子扎入了苏沐秋的皮肤里,让他没忍住打了一个巨大的冷颤。

 

“叶修。”苏沐秋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我妈妈,也是在这样的夜晚去世的。”

 

苏沐秋把叶修那个没有输液的手拿过来握在手里,勉强抬头笑了下说道:“我没打车,是因为我不敢。”

 

“我妈妈当时重感冒,我陪她打车去医院,在路上出了车祸,她一直把我抱在怀里,后来等送到医院就不行了。”

 

“她走前拉着我的手说,要照顾好妹妹。”

 

“我害怕,叶修。”苏沐秋叹了口气,“你生着病,沐橙还那么小,我不敢。”

 

我只有这一双手一个怀抱,我怕护不住你们。

 

叶修从床上费力的起身,苏沐秋也顾不上感怀,连忙问他要干嘛,叶修也不说话,只抿着嘴把苏沐秋一把拉到了怀里。

 

他拍着他的背,笨拙地学着年少时从母亲那儿得来的温暖安慰着眼前的人。

 

4

 

其实还有一件事苏沐秋没有告诉给任何人。

 

那天晚上,他看见一辆牛车,那牛车慢悠悠地从他面前经过,他的妈妈就等在那里,牛车上的人一摇铃铛,他妈妈扭过头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带上帽子上了牛车。

 

他蹲在原地,一时间竟然止住了哭声,遥遥地望着牛车远去的方向。

 

大雾弥漫,牛车越来越远,他似乎心有所觉,意识到母亲就要永远的离开他了,便起身哭喊着追了过去,大雾逐渐把他也包裹在其中之时,那驾着牛车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眼睛里没有眼白,整个像是一汪看不见底的深潭,被他一看,吓得小沐秋当场怔愣在原地,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只见那浑身裹着黑色袍子的车夫从衣袖底下伸出白骨森森的手,冲小沐秋比划了一下,转眼就不见了。

 

苏沐秋一下子从床上惊醒,喘着气平复了几下才缓过来,叶修从电脑前走过来递给他一杯水问道:“又做噩梦了?”

 

“恩。”苏沐秋点点头。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这些事情了,当年他妈妈出事以后,警局的人帮他们兄妹找了心理医生,又帮他们找了福利院,但是苏沐秋硬是没告诉任何人这件事,他直觉不能说,便一直藏到了现在,甚至,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忘了。

 

“要不你今晚下来和我睡吧?”叶修建议道:“两个人一起睡是不是好点。”

 

苏沐秋僵坐在床上,剧情太快他有些跟不上。

 

“你说什么?”苏沐秋转过头有些僵硬地问道。

 

“不会吧苏大大,你居然在不好意思。”叶修调侃道。

 

“我去!叶不修你等着!”苏沐秋从上铺跳下来抓住叶修就是一顿……狂亲。

 

晚上。

 

两人并排躺在床上。

 

“千机伞暂时就不弄了?”

 

“没办法。”

 

“哦。”

 

“哦。”

 

“……”

 

“……”

 

苏沐秋感觉自己快尬死了,这尼玛自己今晚不用做噩梦了!根本就睡不着好吗!祈祷明天起来不落枕就算不错了!

 

不知道躺了有多久,他转过头看向叶修,叶修的眉眼生得很英气很漂亮,苏沐秋想着想着,便没忍住,冲着已经睡着的叶不修耍了下流氓。

 

他俯下身子,在叶修的眼睛上,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了一下。

 

随即又立刻躺好,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叶修真好啊。

 

苏沐秋就抱着这样的想法,呼吸着属于叶修的气息,沉沉地睡了过去。

 

他刚睡过去没多久,叶修的眼睛便睁开了,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才心满意足地睡了。

 

5

 

苏沐秋最近事儿挺多的,陶轩那边拉着他签合同约战队成员,这边沐橙又要准备升学,剩下叶修也不让他省心,少年人刚刚开始一段感情往往食髓知味,叶修这样孤高清冷的性格都隐隐有些粘人的趋势。

 

苏沐秋一边换鞋一边说道:“你别跟过来了,我这去跟陶哥商量一下咱们战队的事情就回来了,你把昨天刚接的那个代练的单子弄一下我就回来了。”

 

“好。”叶修站在苏沐秋前,笑着目送他出门。

 

“对啦!”苏沐秋顺手带上的门又被推开,“中午生日想吃什么?”苏沐秋问道。

 

“吃红烧牛肉吧。”叶修想了想回道。

 

“好。”苏沐秋笑了下把门带上出去了。

 

该怎么形容那一刻呢,车从远方飞速驶来,苏沐秋手里还拎着刚刚买好的饭菜,沐橙还在课堂上跟着老师读写英文,叶修还在家里用单薄的肩膀撑起未来。

 

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呢?

 

苏沐秋倒下的时候有些出神地想着。

 

眼前的画面仿佛万花筒一样在他眼前凌乱而快速地闪烁着,苏沐秋看了半天也没理出头绪来。

 

破旧的便利店、蜘蛛网、便利店架子上装着什么闪光物体的玻璃瓶、隐隐约约闪过的叶修的名字、牛车、白骨森森的手、妈妈的笑、以及,漫山的彼岸花。

 

大概是死了吧。

 

苏沐秋想。

 

“想什么呢!”苏沐秋混沌的意识被一巴掌拍着归了位,他有些愤怒地转过头,只见一个一脸垂丧满头白发的便利店店主站在他面前,还没等他说什么,那店主便塞给他一把钥匙:“我出门一趟,帮我看一段时间店啊。”

 

“凭什么啊?”苏沐秋满脸震惊和疑惑。

 

“我欠你的。”

 

“什么?”苏沐秋刚问出口,眼前的人已经化成一缕白烟飘走了。

 

……

 

6

 

这是苏沐秋看店的第十年。

 

十年来足够他把所有事情理清楚了,他机缘巧合因为执念太深在轮回往生路上误入了此店,此店出售人生,你想富贵一生想权势一生都可以在这买到自己想要的,带着这个装满了未来一生的瓶子走向轮回之路就可以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不断。

 

说到底,都是人的贪念。

 

但是贪念也要付出代价的,代价就是,每轮回一世,罪孽便深重一层,一世比一世短命,一世比一世受苦。

 

苏沐秋望着头顶惨白的灯光有些不着边际地想,他死了这么些年,那牛车一直没来接他,是不是怕自己报复他在自己年幼时吓唬自己那次啊,自己又不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

 

话说那店长也迟迟不回来……

 

“有人吗?”十年来第一个客人上门,一下子打断了苏沐秋的回忆,他站起身来热情地招呼道:“有的有的,您要什么?”

 

“我要,我要钱。”对方小心翼翼地说道,苏沐秋抬头一看,随即了然一笑:“要荣华富贵是吧?”

 

他带着顾客来到一个柜台前指着:“这里所有的玻璃瓶都装满了荣华富贵,您看看您要哪个?”

 

那人听完后点点头,然后认真地看了起来,只见那玻璃瓶在接触到人的眼神之后便变得五彩斑斓起来,苏沐秋知道,那人已经看到了属于玻璃瓶内镜花水月的一生。

 

那人仿佛总不满意似得,一路看下去,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格,苏沐秋本想出声提醒那一格算不得荣华富贵,比起前面大富大贵这一格只能说有点小钱的。

 

谁想那顾客前面全不满意,此刻却在一个瓶子前停了下来,他站了许久,指着其中一个问道:“这个,可以吗?”

 

苏沐秋点点头,接过瓶子去前台结账。

 

那人接过瓶子,同他匆匆道谢过后,便上了来接他的牛车,苏沐秋打开账本,看到那账本上自动记录上的文字,有些怔愣地出神。

 

“2025年6月,售出荣华富贵一生。在此一生,多病多舛,此为不富。生于村野,此为不贵。然得痴心人不离不弃,相守半生,此为有缘人眼中之荣华富贵。”

 

“原来如此。”苏沐秋这时终于明白那人为何选择这个并不算大富大贵的人生了,他正准备合上账本,却突然瞄到一句:1997年3月,叶修携一人青丝归来,与我交换姻缘线。此后,苏沐秋账上所记一切均归虚无。

 

啪嗒!

 

苏沐秋手里的记账本便掉落在了地上。

 

“叶修,叶修居然知道这个地方?青丝是什么?姻缘线又是什么?”此刻苏沐秋心里大概有一万个问题想问,只恨店长不在,他满腔疑惑无处宣泄,只在店里来回走着,一边排解焦虑一边细细想着这其中的联系。

 

店长绝非恰好出门有事,而是预谋已久。

 

这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7

 

“这就太漫长了,你想听吗?”身后突然出现声音,只见那店长又一缕青烟似得飘了回来,化成人形把掉在地上的记账本捡起来放好,才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苏沐秋听见声音也顾不上问他为何恰巧回来,只着急地问他事情的原委。

 

“你第一次来我店里买下那个装着能够遇见叶修一生的人生之瓶时没多久,叶修就来了。他知道你买了瓶子,便问我此代价有何方法可解。”

 

“我自是不会告诉他,而且,这本就无解,得到与失去,本就相辅相成,谁能逆天改命呢。”

 

“他便求了我多日,我有心为难他,便同他说,只要他能从地府十八层的那个铁链锁着的女魔头身上揪一根青丝来,我便把姻缘线给你们,你在我这里拿走的人生之瓶,我便全部一笔勾销,当然,所谓的代价也就不会在了。”

 

“他不会信的。”苏沐秋插嘴道。

 

“你说得没错,他不信,直到我给他看到我手腕上的生生世世姻缘线,他才信了。”

 

“而且,这时他不得不信了。”说着,店主用下垂眼睨了苏沐秋一眼,苏沐秋却无所觉。只怔怔地问道:“那十八层地狱,又是如何。”

 

“他应了这差事,便每次轮回之前,都去十八层地狱帮我讨要青丝。”

 

“直到1997年,在他讨要回来之前,你正好已经投胎去。”

 

“然而从你投胎那一刻,你和人生之瓶的契约便已成立,就是我,也无法阻止你的代价应验。”

 

“后来我便想了一个办法,将姻缘线绑在你俩身上,又以我百年修为,才将你的代价化为十年,这十年你便在我店里躲去这灾祸。如此,才算完全解脱。”

 

“那十八层地狱,你去过吗?”苏沐秋突然开口问道。

 

“恩。风如刀割,雨如血滴。”

 

“你为什么要应他呢?他凡人之魂魄,又如何受得了呢?”

 

“他为如何,我便为如何。”店长悠悠地说道,苏沐秋一惊,抬头顺着店长的目光望向那根青丝。

 

“我手腕上有生生世世地姻缘线,却比不上一根青丝握得实在。那姻缘线,便当我报答那小伙子为我闯地府的回馈吧。”

 

“你……”

 

“我自损修为,兜售人生,不过也是为了在大千世界里找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人生罢了。”

 

“你且去吧。”

 

说罢,苏沐秋突然觉得眼前白光一闪,他觉得头痛欲裂,好像有人在喊他。

 

是叶修吗?

 

沐橙也在?

 

他使劲地睁开眼睛一看,沐橙好像长大了,叶修好像也长大了。

 

可是,好困哦。

 

他伸出手把妹妹和叶修的手握在手里才又安心的睡了过去。

 

恩,等醒来,醒来再和沐橙和叶修好好聊。

 

8

 

这个世界有奇迹吗?

 

大概是有的吧。

 

叶修看着自己被苏沐秋握紧的手,又看着趴在苏沐秋身边痛哭的沐橙,他有些不确定地想:苏沐秋刚刚看他了吧,肯定是看他了。

 

他伸出手揉了揉沐橙的头,眼泪突然猝不及防地也落了下来。

 

真是,退役的时候没有哭,夺冠的时候没有哭,那么多艰难的时候都没有哭,一切都变好的时候却没忍住。

 

他以为十年来他早已心如铁石,却没想到,仍然是柔软的一碰就被触动。

 

“等你好久了。”

 

“苏沐秋。”

 

苏沐秋中间反反复复醒来过几次,每次都看到两个人守在他的床边,便又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等到他能稍微有点精神和叶修他们说说话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

 

“叶修。”苏沐秋在床上小声地叫道。

 

“生日快乐。”

 

数十年的时光,仿佛就在这一声轻轻地祝福中一笔勾销了。

 

苏沐秋醒了后很多事情就容易办了,婚礼什么的,全部提上了日程,叶家在叶秋的周旋下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让爸妈认同了苏沐秋。

 

随后两人在北京和杭州各办了一场,小范围的请周围的亲朋好友吃了个饭。

 

哦对了,他们的结婚证是沐橙给两个人画的。

 

二人结婚的时候她煞有介事的站在两人面前念着誓词:“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你愿意和他终生相伴,永远不离不弃,爱他,珍惜他,直到天长地久吗?。”

 

“我愿意。”

 

“我愿意。”

 

“那么,请双方交换戒指。”

 

9

 

“我说你又叫我干嘛?”女魔头最近心烦的不行。

 

“我听说叶修和苏沐秋又在一块儿了我嫉妒。”店长头一次没穿得邋里邋遢地在站在店里。

 

“你把姻缘线给了人家不就是图这个嘛?”女魔头换了个姿势,坐在地上,不想理人。

 

“还生气呢?”

 

“我这不是权益之计嘛!”

 

“再说不就一条姻缘线吗,还有一条呢。”

 

女魔头瞥他一眼,看着他空荡荡的手腕问道:“在哪儿呢?”

 

“在我心上。”

 

“我不入轮回,不入天道,不入魔道,只在这儿开着店等你,你就一直在我心上。”

 

“那十年你去哪儿了?”女魔头心下有些难过又不想让人看出来,随口问道。

 

“去天山那头采雪莲花了。”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株雪莲,雪莲不败不化,一直盛开地如同往昔。

 

“想着要见你,便去摘了花。”

 

女魔头没再说话了,地狱十八层的风从她的身体深处刮骨入髓地吹过,她恍若未觉,借着这一根青丝之间的联系,看着相隔万里之遥的下垂眼,嘴角缓缓勾出一个弯弯地笑。

 

好看的紧。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