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

账号最后一篇文已更新,有缘见~谢谢一直以来的厚爱,比心~

【荣耀兵器谱之副谱/晓枪的重炮】请你为我,再将双手舞动

新年快乐~~~


晓枪的重炮中心向,大概是一个自我剖白式的文章(?)


加了很多自己的感悟吧,特别喜欢这种平凡又坚持的普通人,所以写了晓枪的重炮,大抵世界不如意有很多,可是我们站立在荣耀这片土地上,便和其他所有人有了区分。


即使不是天才,也有普通人自己坚持梦想的方式呀,他虽然看起来不太好看,也不太洒脱,可是,那也很好,不是嘛233333333



请你为我,再将双手舞动

 

“我很热爱荣耀。”

 

“但这还不够。”

 

“我想夺冠。”

 

“想和伍晨一起。”

 

1

 

直到很多年后,伍晨拿着晓枪的角色在兴欣公会闯出了名声,也有很多人不知道晓枪拿的那个武器的名字。

 

“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什么什么炮???”

 

“不过说起枪炮师,还是吞日最极品!”

 

“啊啊啊啊沐雨橙风女神女神!”

 

话题总会这样七拐八拐到兴欣战队的王牌队长苏沐橙身上,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重炮除了在最开始的时候稍稍有些羡慕之外,便很快坦然自若了。

 

从加入兴欣的那天起,他和晓枪还有伍晨便一起,偷偷地把梦想藏进了胸口。

 

那里虽然还沸腾着炽热的热血,但他们都明白,天分有限是什么样的概念。

 

那意味着,你为梦想付出全部,也得不到梦想的回眸。

 

但没关系,重炮拍了拍晓枪的肩膀,笑着说道:“我们还有荣耀。”

 

2

 

重炮最开始并不叫重炮,它也有一个堪比“吞日”的霸气名字,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都忘了他的名字。

 

他没有像创造他的技术部的那些人才想的那样吞天没地,一炮下去就烟火飞舞,寸草不升。

 

反而在时光的洪流中愈发平凡和不起眼起来,这多少令重炮有些不太好意思了,于是他也不再叫自己这么霸气中二的名字,这名字,就这样,渐渐地被人遗忘了。

 

这对于一个立志要夺冠的武器来说,实在是一件值得悲伤的事情。

 

重炮很难过,他有些挫败的想,也许自己的确不够天才,可是,为什么要生在荣耀里呢,为什么胸口跳动着荣耀之心呢。

 

“如果这一切都不存在的话……”重炮想了想,最终挫败道:“如果这一切都不存在,那就没有我了。”

 

现实就是这样令人感到无比沮丧。

 

可是当太阳升起的第二天,他还是和晓枪一样,奔赴到了战场。

 

3

 

天才有天才的霸气和举世无双。

 

可在这世界上,普通人,也有自己咸鱼翻身的姿势呀!

 

虽然……不太好看。

 

重炮记得自己面对吞日时的场景,他的掌心浸满了汗水,炮口在他眼前模糊成虚影。

 

他太紧张了。

 

可是——不能犯错。

 

他就在这样一场生死对决中,和队友一起,把沐雨橙风和她的吞日一起轰下了战场。

 

直到最后赢下比赛的时候,重炮脑子里都还在嗡嗡地响。

 

他觉得这一刻实在是值得被他记录在自己的漫长的人生中,但还不够。

 

他握紧自己的拳头,又松开,他知道——这还不够,还要夺冠。

 

那时的重炮就是这样盲目的相信着自己,他觉得自己能和无极战队一起夺冠,这种自信,大抵来自于他的队友和他的伙伴。

 

他们正青春,他们正有着无穷的力量去奋力向前。

 

哪怕目标看起来有点遥远。

 

但超人在变成超人之前,也并不是特别起眼呀。

 

他们就这样拼搏着。

 

4

这是无极战队战绩最好的一个赛季。

 

联盟20支队伍,他们排15名。

 

所有人都觉得第二年他们可以冲进前十冲击季后赛。

 

可第二年来临的时候,他们冲向了出局。

 

他们的战术被摸透,他们的武器属性被摸透,他们像所有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出局。

 

从此后,无极战队彻底被职业联盟抛弃。

 

重炮有时候就在想,他能做什么呢?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伍晨带着他和晓枪夜以继日训练的时候,重炮也不是没崩溃过,他说:“晓枪啊,为什么,角色和武器没有人形呢?”

 

“不然,我们可以拥抱彼此,哪怕,给彼此一个相信自己能坚持下去的力量。”

 

晓枪想了想,说:“也许,是因为我们,注定分离。”

 

他们都知道,如果无极战队输掉,那么,被变卖是免不了的,角色、武器、包括选手,都是商业模式下联盟的利益,情怀这种东西,有更好,没有,影响不了商人逐利的心。

 

更何况,在商人眼里,情怀,大抵也多可变现。

 

重炮沉默了许久,才嘟囔道:“可是,我想和你们一起夺冠。”

 

他们一起望向趴在桌子上累到睡着的伍晨,谁也没有再开口,谁也没有再入睡。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天空格外黑暗,可太阳总会来到,心理就总会充满阳光和期望。

 

无极战队的期望在哪儿呢?

 

重炮想不明白。

 

5

 

无极战队终于还是走向了结束,结束的仓促,还有点颜面尽失。

 

可是,到得如此地步,还谈什么颜面呢。

 

无极战队能变卖的,全部已经卖出去,兴欣和义斩战队接盘了许多,这对无极战队的老板来说,是个还不错的消息。

 

可对于重炮来说,他亲眼看着伙伴们一个又一个的离开。

 

包括平时他并不太喜欢的魔剑士,也在离开时一起和他还有晓枪蹲在荣耀的一片小树林里,喝了一通酒。

 

人去也醉醺醺地说:“无极战队完了。”

 

重炮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想反驳,却找不出任何言辞来回应,就这样看着人去也拎着酒壶消失在了荣耀里。

 

“这一切都结束了。”重炮想着。

 

属于无极战队的荣耀,属于晓枪、属于重炮的荣耀,结束了。

 

6

 

结束这种话,在巅峰或者挣扎时刻想起来都会格外锥心,但是真正到了结束的这一刻,人们反而释然了。

 

重炮躺在树林里,他瞧着身边的晓枪说道:“没想到会有这一天。”

 

“但幸好我们都还在不是吗?”晓枪回道。

 

“倒也是。”

 

他们和伍晨一起,受邀去了兴欣战队做公会管理,也还不错,对于伍晨和自己来说,虽然还是很想在联盟里为了至高无上的荣耀奋斗,但是当一切已成定局,能够留在荣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兴欣是个不错的队伍,重炮趴在晓枪身上看着走在前方的君莫笑想着。

 

那种不顾一切燃烧地感觉,让他仿佛回到了那个夏季,他和晓枪一起,陪着无极战队,在荣耀联盟里热切挥洒着所有。

 

抢boss、抢首杀、甚至和各大公会的会长玩心计,这些重炮都做过,他看着自己的老搭档伍晨一次又一次的被深夜叫醒,然后随便洗把脸便开始精神抖擞的干活。

 

他和晓枪一次又一次的奋战在荣耀大陆的每一个副本、每一个野图boss的最前线。

 

于是,那些奋斗过的日子,好像又回来了。

 

7

 

重炮突然明白了,他在一次野图boss大战后对着晓枪说:“晓枪,我知道无极战队的期待在那里了。”

 

那个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那个让他无比遗憾的曾经,突然就在这样一个夜晚释然了。

 

晓枪扭过头看着他,身后是硝烟过后一片衰败的景,野图boss轰然倒下扬起的灰尘还飘散在空气里,浮尘一般,洋洋洒洒地像是大地最后的狂欢。

 

重炮听见自己的声音回响在这空旷的大地上。

 

“无极战队的期望,在我们身上。”

 

“不管我们走到哪里,身上都会有无极战队的烙印。”

 

“他也许并不辉煌,也不值得歌颂。”

 

“可是,我们真真切切为之奋斗过的荣耀并不会因此而消亡。”

 

“于是,我可以在以后所有的岁月中说”

 

“无极战队的期望在这里,就在我们脚下踏着的这片土地,胸口燃着的这团热血。”

 

“他以荣耀为名,也以荣耀为终。”

 

“那就是我们热切的为之奋斗一生的——荣耀。”

 

“有一段时间,我很羞耻于我的梦想。”

 

“那对我来说太过遥远。”

 

“可是后来我突然释然了。”

 

“我们一路奋战至此,不是为了冠军奖杯,而是为了那颗永不熄灭的荣耀之心。”

 

“在这一点上,所有人都一样。”

 

“不过我还是很想夺冠。”

 

“想和伍晨一起。”

 

“我知道我不能够再回到无极战队,甚至不能回到职业联盟。”

 

“可是,我身上有过这些日子雕琢过的痕迹,那么此后我存在的漫长岁月中,所有的荣耀,与他们共存。”

 

8

 

兴欣夺冠的那天,他和晓枪并排站在伍晨身边,身边是震天动地的欢呼声,所有人都在为叶修最后的奇迹感叹惊讶疯狂。

 

重炮在这样震耳欲聋的声音中扯着嗓子同晓枪说道:“我们是冠军!!!!”

 

“我们赢了!!!”

 

“和伍晨一起,和兴欣一起!”

 

那是个太值得高兴的夜晚,在以后所有的岁月中,重炮和所有人形容起那一刻时都会说:“我在那一瞬间,仿佛如有神至,我突然明白了我一直无法看清的事。”

 

“荣耀联盟存在的意义,并非是让我们仰望。”

 

“而是让我们,荣耀与共。”

 

9

 

“荣耀世界联盟第一届总冠军——中国队。”

 

“我们,赢了!我们是冠军!”诺大的声音回响在苏黎世的场馆声中,诺大的声音回响在荣耀的每一个角落。

 

伍晨和身边一起随队的队员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眼里含着热泪。

 

台下不知道谁自发唱起了国歌,声音在场馆响彻,也在世界响彻。

 

“我们是冠军。”

 

你不用知道我到底是何名姓,因为这一刻,我们荣耀与共。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