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

账号最后一篇文已更新,有缘见~谢谢一直以来的厚爱,比心~

【伞修】致苏沐秋

【OOC严重】

致苏沐秋。

苏沐秋,我今年53岁,你18岁。

时光在你身上永恒的停驻下来,而叶修,则不断地向前奔腾继而冲向死亡。

这很好,我们总算殊途同归。

我最近在戒烟,你知道的,对于我们来说,这等同于要命。

沐橙说,她谨遵医嘱,绝不放宽,我只好每天像一条咸鱼一样,生无可恋。

她十分真诚的建议我写日记,说这样可以转移注意力,磨练心志。

我拿着笔发了半天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到了五十多岁的时候居然要磨练心志了。

不过这样也挺好,我最近忘性很大,很多事情和记忆都开始混乱起来。

我隐隐约约有些害怕,所以先写下来,不久之后去见你,也不算无话可说。

苏沐秋。

我少年时初遇你们兄妹二人,当时颇为落魄潦倒,用身上仅剩不多的钱在网吧玩了几天,最后没钱的时候我蹲在网吧门口思索未来。

你瞧我蹲在网吧门口,便同我说,嘿,哥们,不回家啊。

我拍拍手边的行李同你示意,无家可归。

你笑,说不如去我家先凑合。

这一凑合,就是三年。

这三年,我同你做了无数代练换了无数马甲玩了无数游戏,每每看着你,总觉得臭味相投,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沐橙笑我不会用成语,可是,如果就这样一起臭一辈子,我也是愿意的。

荣耀横空出世,你说,这个好,这个一看就很挣钱。

你指着装备编辑器一副财迷脸。

我现在闭上眼睛,都觉得好像还能看见你那样少年得意的模样。

苏沐秋,我那时以为,总有一天,我们会在梦想的蓝图里各有所得,然后走向人生巅峰。

然而。

命运他这样不假思索。

在我还不太懂得命运论时,命运他狠狠的给了我致命一击,告诉我,叶修,你看,这就是命运。

我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翻来覆去的想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只有撕心裂肺的哭声和一张张心如死灰的脸。

我想,这大概就是命运。

命运让我在最开始时遇见你又让我们在此时告别,他是为了告诉我,叶修,你将孤独的走完所有的旅途。

我想,这没办法了,硬着头皮往前走吧。

我怀里揣着一叶之秋,秋木苏,沐雨橙风,君莫笑,我富有吗?好像并不是,我在一夜之间失去至交挚爱,谈何富有。

苏沐秋,人生至痛,莫过如此。

我每年去坟上看你,你坟上的野草未曾漫过膝盖,你坟上的鲜花常常盛开。

偶尔回想起这前半生岁月,满满当当,好像你从未离开过。

嘉世第一年夺冠,我知你在。

嘉世第二年夺冠,我知你在。

嘉世第三年夺冠,我知你在。

嘉世第四年败北,我知你在。

嘉世第五年四强止步,我知你在。

嘉世第六年力有不逮,我知你在。

嘉世第七年内部纷争,我知你在。

嘉世第八年叶修退役,我知你在。

兴欣第九年挑战赛获胜,我知你在。

兴欣第十赛季总冠军,我知你在。

中国队第一年荣耀世界总冠军,我知你在。

这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并不轻松,可,我知你在。

好像我现在叫你,你还会扭过头来说,一边嫌弃我打扰你玩游戏,一边问我干嘛?

苏沐秋。

“干嘛?”

我是真的想你。

自我们相识至今,已整整三十八载。可我们自十八岁之后,就再未见过,时愈三十五年。

我现在头发花白,眼睛浑浊,满脸皱纹,手指也不如以前灵活。

可如果我再见你。

你还愿不愿意带我回家。

这三十五年,我遍尝人世间种种心酸苦楚,可我从未觉得难过,我只是,偶尔太过思念你时,想要同你说说话。

苏沐秋,人这一生,知交本无几,我算幸运,因为玩荣耀认识了颇多至交好友。

他们信我懂我。

可这么多年,只有你,叫我天冷时加衣,下雨时打伞,你教我从头再来,又让我明白,世事多变,有些事,永不可能从头再来。

这些年来,我常常对命运无法完全释怀,每每想起你,痛苦,想念,遗憾,幸福,开怀,难过,那些情绪一拥而上,常常令我手足无措。

我年轻时抽烟。

如今不抽烟,只好寥寥几笔,写几句话。

苏沐秋,如今我心态坦然,只因,我知道我们总会相遇重逢。

我渐渐明白,命运就是这样,他让人分离,又总会让我们重新再见。

到时候,我白发素衣,但愿你能认得我。

不过没关系,我总认得你。

十八岁的苏沐秋,我想太久了。



叶修于深夜不知所云

评论(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