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

账号最后一篇文已更新,有缘见~谢谢一直以来的厚爱,比心~

【喻黄】本能

本能

 

【可能ooc,欢迎来玩~~~】

 

 

我不试着和这个世界对抗,我开始接受和容纳一切的时候。

 

我认识了你。

 

他的梦想,他的梦想是和一个叫黄少天的家伙,拿到冠军。

 

 

1

 

黄少天被老魏诓到G市郊区的时候简直满脸悲怆。

 

“魏老大你确定不是拐卖人口的吧?我爸妈养大我不容易啊你可千万不能想不开,警察叔叔一定会将你绳之以法的,我对不起大家,游戏误国诚不欺我啊!”

 

黄少天叽叽歪歪一人说单口相声,魏琛被烦的不行,一巴掌拍人后脑勺上:“安静点,再吵就真卖掉你!”

 

“切!那我就去告你!我叔叔可是城管!”黄少天特别骄傲。

 

“……”

 

“就这儿,到了,进去吧小鬼。”魏琛把他一直拖着的行李箱拿过来,准备抱着上楼。

 

“我去!不是吧!连电梯都没有,你这也太惨了吧老鬼!”

 

“你快别废话了,走吧。”

 

2

 

所以,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就是顶着满身的大汗,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额前,怀里抱着临走前妈妈非塞给自己的装满各种零食特产的大旅行包,活脱脱就是一进城务工人员。

 

对此,黄少天多年来无法释怀,深以为耻。

 

“哎!那小鬼!过来搭把手!”魏琛倒是没多想,熟练的叫人过来帮忙。

 

喻文州接过魏琛手里的两个小包,又腾出一只手来帮黄少天一起抬住包。

 

“哎你好你好,我叫黄少天,刚被魏老大带来玩游戏的,你呢?你叫什么?你也是职业选手吗?”

 

“嗯,你好,我叫喻文州。”喻文州简短有礼貌的回道,“不过还不是职业选手,只是在训练营里做训练生。”

 

魏琛抱着箱子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没说什么,倒是黄少天注意到了,心下有些奇怪,却也因为刚融入一个新的环境而没去在意。

 

“啊!对,未满十八岁不能注册的!你多大了?我今年十五。”

 

“十五岁。”

 

“哦哦哦,咱们同岁啊,那咱们以后可能是队友了吧!”

 

“行了行了,别叨叨了,宿舍到了。”魏琛喘着气踢开门把行李往地上一扔,然后对着喻文州说道:“喻文州,你帮他把东西收拾下啊,我先去喝口水,可累死我了。”

 

“好。”喻文州点头。

 

黄少天却不着急,从口袋里掏出账号卡兴致勃勃的问道:“你在哪个区玩?要不要PK一把。”

 

“下次有机会吧,先收拾东西。”喻文州蹲下身子开始整理地上乱扔的箱子。

 

“啊?那也好,你也住这个宿舍吗?”黄少天环顾一周,看到还有另外一个床位问道。

 

“我住隔壁。”

 

“哦哦哦。”

 

喻文州有些头疼,新来的这位他好些天之前就听说过,听说魏队专门叫了一队人在网游里堵了俩星期的天才少年。说不期待是假的,可今天偶然提前见到真人,喻文州觉得幻灭的不行。

 

这是不是也有些太话唠了啊。

 

3

 

黄少天冤,黄少天巨冤。

 

他本是想和新伙伴搞好关系而已,没想到弄巧成拙。

 

不过黄少天人缘好,爱说话,又是队里最看重的天才少年,没几天身边就围了一圈的朋友,早就把那天的事儿忘脑后了。

 

说起蓝雨训练营,绝对有两个人让人忘不了。

 

一个是手速最快最受欢迎的黄少天,去哪里都呼啦啦带一帮人。

 

一个是手速最慢最不受欢迎的喻文州,每天一个人在训练室最后一排练习可怜的手速。

 

早几天的时候黄少天去哪儿还叫着喻文州一起玩,被喻文州拒绝了几次之后没了心劲儿,也就不再叫他了。

 

同行的伙伴里有几个说话难听的,当着喻文州的面儿就说什么你可叫不动人家,人家要进职业队呢。

 

然后引来一片嘲讽的笑声。

 

黄少天觉得有些不舒服,正要开口阻挠,却见话题的中心人物面不改色的从他们面前经过。

 

虽然并没有说人坏话,但喻文州坦然耿气的态度倒是让人说不出什么回护的话了。

 

喻文州不在意,黄少天也就没说什么,耸了耸肩,叫上周围的人一起打球去了,不过自此以后,却是对那几个明目张胆说别人坏话的人远离了几分。

 

4

 

黄少天一直觉得,喻文州要当上职业选手还挺难的。

 

他有时候半夜睡不着,起来去厨房偷东西时总能碰到在训练室里苦练的喻文州。

 

有时候他会站在门口听一会儿里面传来的键盘声,兴致来了也会在吃完东西时进去和喻文州pk几把。

 

喻文州向来不会拒绝和人的pk,黄少天青春期精力泛滥更是收不住。

 

有时候两人一起玩到两三点,喻文州会简单的就几个操作衔接上的问题和他交流一下。

 

黄少天手速快,之前就算有技能衔接问题,也凭借着超快的手速弥补上了,除了魏琛和有时和他抢boss的叶秋很少有同龄人能直接指出他的问题,他觉得惊奇的同时,也更加可惜喻文州的手速。

 

所以有时候晚上他会专门过来陪喻文州练会儿手速,还送给他一个打地鼠的游戏机。

 

喻文州感动的泪流满面。

 

当然这句是他自己想的。

 

5

 

蓝雨这一赛季的排名下滑严重,魏琛有时候真是恨不得穿越回去让自己变成制定联盟规则的男人,自己一定要把什么未满十八岁不能成为职业选手这个破规定给废除。

 

他每天着急的上火,方世镜只好每天给他来一杯菊花茶清火。

 

魏琛更气了……

 

“这你又没办法改变,还不如好好去打好每一场比赛。”

 

“你当我不知道啊,我就是气自己!”

 

“我知道,那么下一场对嘉世你打算怎么打?”

 

“心烦!我看见叶秋就心烦。”魏琛吹鼻子瞪眼。

 

6

魏琛到训练室的时候一帮熊孩子还在上蹿下跳的围在黄少天的电脑前看PK。

 

他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再一声,再再一声。

 

“一帮熊孩子。”看着那群头也不回的少年,魏琛笑骂道。

 

这赛季蓝雨成绩下滑严重,但是看到这群人,看到这样一群充满未来的少年,魏琛就总觉得只要坚持下来,蓝雨的未来指日可待。

 

他环视了一圈,看到了坐在角落里苦练的喻文州。

 

喻文州手速慢,每天做完训练内容已经很吃力,更不用说去一起围观凑热闹了。

 

魏琛闲的没事,在喻文州身后看了半晌,然后突然说道:“跟我比一局。”

 

“嗯?”喻文州抬头,看到来人是队长,才反应过来。

 

魏琛从对面那群小年轻那里拿了一张账号卡,喻文州拿着自己的账号卡。

 

也许老魏没有想到自己会输。

 

也许他想到了。

 

不过结局就是这样让人难堪,三场比赛,三张地图,全输。

 

这是压倒魏琛的最后一颗稻草吗?

 

不,这不是,魏琛不承认。

 

他知道自己那时是有些失态,可是,他更知道,他在这一战里,看到更多的是,属于蓝雨的未来。

 

7

 

临走前他和方世镜彻夜长谈,摒弃了一切,他以蓝雨队长的身份,郑而重之的拜托自己的副队长再坚持一年。

 

“你明明还能打!”方世镜嘶吼。

 

“是,我是能打,可是未来呢,如果我现在走,蓝雨只是需要一个艰难的过渡期。如果我现在不走。第三赛季,蓝雨仍然以术士为核心,仍然建立不了新的战术体系,仍然会被我这个老家伙拖累。”

 

“我……”

“我都知道,明年,就辛苦你了。”魏琛拍了拍方世镜的肩膀。

 

“还有喻文州,是个好苗子,我看索克萨尔可以交给他,还有黄少天,蓝雨的未来,还是要靠他们啊。”魏琛点上烟,悠悠的抽着。

 

“嗯。”方世镜点头。

 

其实魏琛说得他都明白,他怎么能不明白呢。

 

魏琛这一赛季的压力,手速的下降,精力也不再像个少年人一样充沛,蓝雨才刚刚开始,可这个一手创立蓝雨的人,已经在考虑如何把蓝雨的利益最大化,如何留给蓝雨,最好的未来。

 

“那你以后打算去干什么?”

 

“干什么?以后再说吧,先把这个赛季打下来再说。”魏琛活动了下手指,最近高强度的比赛已经让他有些吃不消。

 

“好。”

 

8

 

训练室里最近风言风语,都说魏队可能因为喻文州要退役了。

 

这流言来的气势汹汹,蓝雨打扫卫生的阿姨似乎都知道魏琛要退役了。

 

黄少天终于爆发了。

 

他冲进人群对着那个说着“我看魏队输给喻文州肯定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才退役的……”的人一拳。然后红着眼眶对着周围的人吼道:“才不会呢!才不会因为那个吊车尾!”

 

周围的人被这一下打蒙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黄少天已经跑出去很远。

 

喻文州远远的看着这样一场闹剧,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黄少天总是这样,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任性,骄傲,但是又坦荡自然,重情重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那个人在那么多人面前骂了他吊车尾,却还是没忍住的跟了出去。

 

9

 

黄少天一路向前跑,他不知道要去哪儿,可是他内心满腔怒火与不安,都无处发泄。

 

魏琛对于他来说,亦师亦友,明明说好要和自己一起拿冠军,干嘛要退役啊。

 

是魏琛把他带进了这个圈子,如果最后没能和魏老大一起见证这一刻的话,他一定会非常难过的,比现在还难过。

 

“你干嘛一直跟着我啊!”黄少天突然停下对着身后的人大吼道。“你是不是也想看我笑话,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打败了魏老大三次就厉害了,是,之前我也认为你挺厉害的,可是你没有魏老大强!”

 

“我知道。”喻文州喘着气断断续续回道“那三张图,我都精心研究过,所以才会赢的。”

 

“哼!”黄少天没有继续跑,转身向前走去。

 

“你……”喻文州快走几步跟上去,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就这样并肩走了很久,喻文州一直在想,我到底是为什么跟了出来,我该说些什么,此情此景,到底该怎么办呢?

 

没还等他想明白,却听见了旁边吸鼻涕的声音。

 

喻文州有些慌乱的看着黄少天,他不明白怎么就哭了。

 

“喻文州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傻,可是我真的不想让他走。”黄少天蹲下身子抱住自己,絮絮叨叨的开始话唠,“喻文州你不知道,我爸和我妈都经常不在家,他们老是一个人回来另一个人就走了,我知道他们要离婚,他们从不吵架,小时候我以为这是感情好,长大了才知道这是没感情,他们说等我高考完就离婚,于是我就跟着魏老大来这里了,我想我永远不高考,是不是他们就能不分开了。”

 

“魏老大是我在游戏里碰见的,他总是带一波人堵着杀我,不过偶尔也带我一起杀杀叶秋,我觉得他挺厉害的,真的,喻文州你可能不知道,他说他带我来蓝雨,他说他带我走向冠军之路,可现在都实现不了了,你说人为什么要老呢?”

 

喻文州一个问题也回答不了他,只能静静的听着。

 

“昨天我爸妈一人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们说他们离婚了,现在魏老大也要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喻文州,这个世界上,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他抬起头,望着那个逆着光站着的喻文州,很奇怪,他没有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任何情绪,他只是感受到了悲伤。

 

黄少天奇异的觉得,喻文州周身弥漫出来的那些悲伤,与他有关,又似乎与他无关。

 

“少天。”他叫他。

 

“我也是一个人,那就一起走吧。”他伸出手来对着那个蹲在地上哭的狼狈不堪的人说道。

 

很久之后,黄少天才明白,为什么喻文州说他也是一个人。

 

他们都不算是这世间幸运的孩子,可幸好人生路上,他们拥有彼此。

 

10

 

魏琛退役的那天,请大家出去吃了顿饭,伤感并不太多,只是黄少天一直黏着他说要让他给他写信。

 

“滚滚滚!老子连短信都懒得发还给你写信!”魏琛不耐烦。

 

“魏老大你不会是不会写字吧!”黄少天夸张的叫道。

 

“切,死孩子。”魏琛笑骂。

 

都是职业选手,不能喝酒,到点儿散了伙,大家各自回了宿舍。

 

喻文州到训练室门口的时候,发现魏琛正站在门口抽烟,他有些惊讶的问道:“魏队?还不休息?”

 

“想跟你打一场。”魏琛的脸印在烟雾下有些看不清楚。

 

“好。”

 

“随机吧,我们好好的打一场。”

 

“好。”

 

这场比赛持续了三十分钟,魏琛遗憾失败。

 

走到门口告别的时候,魏琛突然粗声粗气的叫住了他。

 

“嘿,小鬼!”

 

喻文州扭过头来。

 

“蓝雨的未来,还有联盟第一术士的称号就都交给你了啊!可别给我丢脸。”魏琛说完,也没等回答就转身走了出去。

 

良久,喻文州朝着他的背影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大概,是荣耀里最不成功的指导赛了。

 

魏琛无所不用其极的将各种手段技巧展现在他面前,他没想过能赢他,可是他告诉了他,怎么赢。

 

要赢下去啊,蓝雨。

 

也许魏琛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才在第二赛季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退役。

 

“谢谢。”喻文州低声说道。

 

蓝雨的首任队长和现队长一共比过四次,输了四次。

 

11

 

蓝雨的第三赛季开局并不顺利,甚至可以说整个第三赛季就在这样不停的失败中度过。

 

媒体称蓝雨可能将面临史上最大的考验。

 

可所有蓝雨的选手都知道,只要熬过这个赛季,蓝雨将会迎来最繁盛的冠军之路。

 

黄少天比刚来的时候更能沉得下心来,不再像之前一样每天咋咋呼呼的,他和喻文州已经开始慢慢的参与职业选手的赛后讨论总结。

 

喻文州在战术意识上的出色表现,也让方世镜也愈发重视起喻文州来,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也在紧张的筹备中。

 

大家都憋着一口气,等着第四赛季的扬眉吐气。

 

所以当喻文州突然失踪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最先发现的是黄少天,这几天他们两个每天都要去技术部跟进角色武器的制作,他却迟迟没有等到他,去宿舍找的时候发现也没人,食堂训练室都没有人。

 

喻文州从来不会迟到失约,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黄少天甚至觉得喻文州是不是被绑架了,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也顾不上战队选手还在开会,直接冲进去对着方世镜说:“队长,我觉得喻文州可能是被绑架了,我们快报警救救他吧!”

 

“卧槽!真的假的!”

 

“卧槽怎么回事???”

 

众队员十万个懵逼脸,我们蓝雨为什么这么多灾多难!

 

方世镜头疼……

 

“文州回去有点事儿,我忘告你了,别瞎想。”方世镜用力把黄少天握着的手抽出来然后招呼队员们继续开会。

 

“哦。”黄少天摸摸脑袋有些尴尬的笑笑,然后迅速的逃出了门外。

 

最近战绩不佳,队长心情不好,可不能被当了枪口,话说回来喻文州也不知道给自己打个电话什么的,还什么好朋友啊,坏蛋。

 

这次黄少天一个人去了技术部,不仅监督了夜雨声烦的技术工作,还对索克萨尔的提升提供了一系列毁灭性构想。

 

晚上回了宿舍黄少天坐在床上给喻文州打电话。

 

“喂喻文州你家里怎么了啊?发生什么事了?我说你也不告诉我一声真是的,不过你放心吧我帮你看着索克萨尔的进度快感谢我吧。”

 

“谢谢你,少天。”黄少天被吓了一跳,喻文州的声音嘶哑的仿佛被砂纸磨过一样。

 

“你怎么了喻文州??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黄少天有些焦急的问道。

 

“……”沉默,良久的沉默过后,黄少天才听到对面传来一句:“少天,我奶奶去世了。”

 

那个晚上,黄少天没有说话,他就这样抱着电话,听着电话对面的那个人,说他自己,还有待他最好的奶奶。

 

喻文州的奶奶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奶奶,她给他做玩具,教他做人,为他出头,教训他的爸爸妈妈,这么好的奶奶,在所有人因为玩游戏放弃他指责他的时候,他的奶奶护着他说:“崽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

 

他有这世界上最不负责任的父母,也有这世界上最疼爱他的奶奶。

 

喻文州的奶奶会做世上最好吃的糕点,她老是听喻文州说起黄少天,还说要让他带少天回家给他做糕点。

 

他告诉奶奶自己一定会在游戏这条路上走下去,因为碰到了很好的前辈和同伴,奶奶笑着摸着他的头说好。

 

她说等他的乖崽得到荣耀总冠军,可他连职业选手还没当上。

 

他叛逆过挣扎过,是奶奶教会他如何去成为一个更好更温柔的人。

 

他为了逃避一切才开始玩荣耀,可却是奶奶告诉他,即使是游戏,也是需要好好珍视的。

 

他开始学着去温柔,去宽容,去勇敢面对这个世界,可那个教会他这一切的人,突然就这样不在了。

 

黄少天静静的听着,他第一次见到这样失态的喻文州,这样不像喻文州的喻文州,这样无措软弱的喻文州。

 

他好难过啊。

 

他说:“喻文州,我去找你吧。”

 

12

 

喻文州奶奶的家就在G市,黄少天到的时候喻文州正在车站等他。

 

他三步蹦两步的跑过去,笑嘻嘻的对着喻文州说:“不打扰吧,打扰也不准说。”

 

喻文州笑着揉了揉他的头,然后拽过他的胳膊,在他的袖子上别了一个“孝”牌,说道:“走吧,送送我奶奶。”

 

“嗯。”黄少天乖乖点头。

 

喻文州的奶奶辈葬在G市最好的公墓里,刚拜祭完,黄少天就看到一男一女走了过来。

 

“文州,我公司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联系。”女人开口说道。

 

“好的。”喻文州点头,态度不冷不淡。

 

“这是你的朋友吗?今天谢谢你能来呢。”女人笑着说道。

 

“额,没关系,应该的。”

 

女人笑笑,然后说道:“那我先走了。”

 

“那我也走了。”旁边的男人也笑着同喻文州说道:“有事打我电话,今天谢谢小朋友了。”

 

黄少天有些尴尬的表示没事没事,喻文州点点头。

 

“这是我的爸爸妈妈。”喻文州开口。

 

“哦哦哦,这样啊。”黄少天挠头。

 

“嗯,走吧。”

 

喻文州没再多说什么,黄少天却似乎都明白了,他追上去对着喻文州说道:“没事没事,还有我和奶奶呢,以后哥罩着你,不管你干啥哥都罩着你。”

 

“噗。”喻文州看着他这样没忍住笑了出来,然后弯着眼睛笑眯眯的说:“好。”

 

13

 

回到俱乐部的时候两人一人抱了一个大西瓜,黄少天半路碰见卖西瓜的老伯,非要买俩,喻文州无所谓,就随了他的心思买了俩。

 

俩人抱着一路狂奔上楼,还没进门黄少天就开始狂喊:“吃西瓜吃西瓜吃西瓜了!快出来迎接西瓜。”

 

喻文州落在后面看着黄少天毛茸茸的头发,有些想要伸手试试手感。

 

他被自己这诡异的想法逗得笑出声来。

 

黄少天从门里伸出个脑袋叫道:“快进来啊喻文州!”

 

“嗯。”他点点头。

 

他想,真好。

 

怎么好呢?他也说不上来。

 

他不再试着和这个世界对抗,开始接受和容纳一切的时候。

 

认识了黄少天。

 

真好。

 

 

14

 

第四赛季到来的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成为正式队员。

 

对于蓝雨这样的大换血,几乎所有的媒体都不看好,认为蓝雨是孤注一掷,是穷途末路。

 

然而联赛开赛过半,黄少天单挑不说全胜,可胜率也不低了,蓝雨的团队赛胜率更是紧随嘉世。

 

但是喻文州手速的硬伤……让媒体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谜一样的蓝雨”,众媒体纷纷刊称。

 

第四赛季蓝雨战队止步季后赛第一场。

 

在最后一场比赛时,喻文州因手速问题,没能及时放出大招,而黄少天也在身先士卒挡掉攻击的同时没能力挽狂澜,蓝雨最终惜别冠军。

 

赛后采访时有记者就这一问题提出质疑——蓝雨是否应该换一个更为适合的队长。

 

喻文州正打算接过话筒回答时没想到却被黄少天抢了先。

 

“你不觉得我们很聪明吗,通过这次比赛,我们看到了我们的不足,但也看到了更多的属于我们的可能性,战术,意识,这一切,都会成为我们蓝雨最大的法宝,而我们,是注定要一起拿冠军的!”

 

他看向喻文州,眼睛里充满着一切不可言说的你懂的的情绪。

 

“再来谈谈这次比赛,是我先节奏乱了下,队长为了稳定整个团队的节奏才在那个时刻选择施放技能的,这个时机选的真的非常好,你们回去再看一下,还有就是……”

 

“够了够了,我们知道了……”众记者泪流满面。

 

 

15

 

第六赛季决赛前夜。

 

喻文州敲开了黄少天的门。

 

“怎么了?”黄少天疑惑的问道。

 

“一起夺冠吧。”

 

“当然。”

 

赛场上瞬息变化,多次险象环生,最后黄少天凭借超神发挥,一举将王杰希的王不留行脱离战场,并且在结束战斗之后迅速赶回来挡在索克萨尔身前,使索克萨尔的大招得以放出。

 

夜雨声烦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的护卫在了索克萨尔的身前。

 

第六赛季总冠军——蓝雨。

 

有不注明cp粉形容这一刻。

 

“承君此诺,必守一生,若有所需,自是不计生死。”

 

16

 

黄少天得到这个奖杯之前,以为自己会哭,会欢呼尖叫,会遗憾,也会感慨,可他什么都没有。

 

他握着这个奖杯,只觉得感觉实在太好。

 

他相信魏老大一定在哪里看着他们呢。

 

所以这一切就并不遗憾。

 

这冠军属于他,属于喻文州,属于蓝雨,属于为这个冠军付出过一切的所有人。

 

“真厉害啊”他感慨道。

 

“是挺厉害的。”喻文州在他身后笑着说道。

 

赛后采访时有记者问获得冠军的感受。

 

“啊?你说获得冠军的感受啊,那真是太多了,不过最想说的应该就是,说好和你一起拿冠军的,实现了。”

 

他看向喻文州,而喻文州,也正望向他。

 

 

 

17

 

后来在某个国家某个小镇某个教堂宣誓的时候。

 

黄少天:“无论顺境或者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对你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喻文州:“承君此诺,必守一生,若有所需,自是不计生死。”

 

“请双方交换戒指。”

 

 

18

 

喻文州有时候会想起初遇。

 

他头一次瞧见他,心里竟然枝枝蔓蔓,横生出那么多无谓的情绪。

 

他明明想要专心,可目光却总是无法控制的跟随着这个少年,他羡慕着、向往着、追求着。

 

他以前以为这不可见光,这虚伪无耻,这卑鄙自私。

 

后来他才知道,这是本能。

 

人趋向光的本能。

 

 

 

 

 

 

 

Ps:“承君此诺,必守一生,若有所需,自是不计生死。”第一次看到是在青蛙啃王子的空间,具体出处已不详,如果有知道原作或者出处的请告诉我,我会标明清楚的,感恩。

【承君此诺,必守一生】出自仙剑四慕容紫英一句台词,感谢小天使帮我找出处~

评论(9)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