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

账号最后一篇文已更新,有缘见~谢谢一直以来的厚爱,比心~

【伞修橙】梨花风起正清明

【真诚的伞修橙心~~biubiubiu~~】

梨花风起正清明

我窝在小小的房间里写作文,作文的题目是《未来》,我问你,未来是什么。

 

未来是什么?

 

未来是我们一起。

 

嗯?一起做什么?

 

做什么都行,重点是,我们一起。

 

1

 

第一杯酒。

 

这第一杯酒,我要敬哥哥,敬哥哥亲厚,照顾沐橙十余载,不曾言弃。

 

从孤儿院出来以后,你就变得更忙了,忙里忙外照顾我这个妹妹,安排学校,找便宜又环境好的租住房。

 

还有学杂费生活费吃穿住行,全都抗在你一个人的肩膀上。

 

那个时候你就像天,天不会塌,哥哥也不会倒。

 

后来我长大以后才想到,那个时候,你也才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人。

 

我的儿子慢慢长大,他十四岁的时候,我还在操心他的生活,每天早晨起来给他做好早餐,他出门上学的时候叮嘱他过马路小心,我说你不知道你大舅舅,他那么小都开始养我这个妹妹,他……

 

他就嫌我烦,说知道了知道了,你说了半辈子了。

 

哥哥,都半辈子了,真快啊。

 

我记得那时你的好多同伴都说你要不住网吧得了,反正男孩子糙一点没事儿,你不同意,你说沐橙不能没地儿睡,还要上课呢。

 

我抱着小小的书包站在你面前手足无措,说没关系没关系,你那么忙来忙去的挣钱,我什么也做不了,能让哥哥少操点心,也是好的。

 

你就拍着我的头说,女孩子不能夜宿在外的,记住了吗?

 

然后拉起我回家。

 

我一路上老不开心,觉得自己为什么是个女孩子,要是个男孩子你就不用操那么多心了,我们也能省点钱。

 

我拽着你的袖子说对不起啊哥哥,都怪我。

 

你笑我,说沐橙,你记住,家人,是不需要抱歉的。

 

你说,沐橙,你才是我的全部,知道了吗?

 

我抱着小书包看着你,说知道了知道了,哥哥也是我的全部。

 

我们一起相依为命了这么多年,我想,等我长大了,挣大钱了,给哥哥买好多好多游戏,不要那么辛苦,只负责开开心心玩儿就好了。

 

我瞧着家里空出来的那间游戏厅,有些想你。

 

你外甥偶尔进去玩一玩,他献宝似的把这些东西放在网上,朋友们都羡慕他有这么多游戏碟盘,那些消失的还在发展的,几代几代的,在家里摞了一层又一层,他说都是他妈妈收藏的。

 

我拍拍他的头说道:都是哥哥的。

 

2

 

第二杯酒

 

这第二杯酒,我要罚哥哥,罚哥哥偷懒,从此往后多少年,不理朝夕。

 

我们和叶修相识在网吧,相知在那个小小的出租屋里。

 

你们两个总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呢吧,哥哥,其实我都知道。

 

前几天叶修过来,你侄子拖着他打游戏,叶修也不客气,把他杀个片甲不留,少年人慕强,也不生气,只转来转去的跟在叶修后面一叠声的小舅舅,让叶修教他玩游戏。

 

哥哥,你要是还在,也要被他一声一声的舅舅给闹腾烦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下着雨的夜晚,学校临时决定提前下自习,方便远处的孩子们回家。

 

我高高兴兴地跑回家,刚打开门便看见你和叶修在厨房里接吻,真奇怪,我并没有觉得怎样,我悄悄把门关上,在外面站了五分钟才又敲门。

 

哥哥,我怕你害羞。

 

从那以后我就在想,如果哥哥和叶修在一起的话,那我们首先要移民,不过没那么多钱的话,最差也得摆几桌酒吧。

 

我还想好了,到时候我结婚了,就把孩子给你们养,以后他给你们养老。

 

嗯,还有就是你们大概不会有结婚证,我给你们偷偷画了一张,等你们结婚那天送给你们做礼物的。

 

后来被叶修发现,没收了。

 

悄悄告诉你吧,我看见他把那个证放在了他的钱包夹层里。

 

我们都挺想你的哥哥。

 

我想过无数次我们分别的场景,我以为是病痛,以为是天灾,比如说地震啊什么的,也有可能是大规模的传染病。

 

我中二期的时候想过很多的,结局都是我们一起生,一起死。

 

我没想过你会先我而去。

 

我痛苦的无法自拔,日日夜夜里都难过的仿佛被人在心口上剜了一刀砸了一拳。

 

我谁也没说,我把思念都写在博客里,后来博客突然火了,有出版方辗转联系到我,我婉拒了,哥哥,你是我的全部。

 

连痛苦,我都不愿分享。

 

后来读书,进职业联盟,慢慢明白人生无常,生老病死,往往是活着的更遭罪,我就有些庆幸,我庆幸幸好你先我走。

 

不必遭遇这世上最无望的思念。

 

我结婚的时候叶修致词,他说,我和你哥哥都希望你能幸福。

 

我点点头,泪眼朦胧里几乎看到你的面庞。

 

我一直不承认那是错觉,我想你还是来了啊,哥哥。

 

叶修如你所见,并未结婚。哥哥,你若泉下有知,就多看看他,他说总也梦不到你,想念无处宣泄,缠绕在心上,无药可医。

 

我们都觉得关于你离开这件事,这么多年早已释怀。

 

可其实。

 

在世界赛中国队夺冠的那晚,大家都在庆祝,叶修拿着君莫笑的账号卡,偷偷亲了亲。

 

被我给看见啦。

 

那时候苏黎世的阳光正好,而你不在。

 

3

 

第三杯酒

 

这第三杯酒,我要祝哥哥,祝哥哥年年岁岁,平安长寿。

 

哥哥,清明的时候又下雨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杭州的街上到处都是打着伞的行人。

 

我想起好多年前,你背我走过下着雨的街道,泥泞爬满了你的鞋袜,你说:“沐橙没事啊,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我在你肩头烧得浑浑噩噩,意识不甚清楚地问你:“哥哥,今天是什么日子?”

 

“清明。”

 

“是祭奠死人吗?”

 

“不是,是想念得到慰藉的日子。”

 

哦。

 

于是我便在你肩头踏踏实实睡了起来。

 

哥哥,这三杯酒我敬你。

 

我知道我们此生都不会再见面,我问过庙里的小和尚,他说如果迟迟不入轮回的话,灵魂是要受苦的。

 

我不想你受苦,只盼着你下辈子,年年岁岁,平安长寿。

评论(3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