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

账号最后一篇文已更新,有缘见~谢谢一直以来的厚爱,比心~

【全职高手】摆渡人

【主cp喻黄、伞修。微方王、韩张】

【脑洞大开向,有什么建议也请提出啊~】

【真诚的全职心biu~biu~biu~】

摆渡人

“每一个摆渡人,身后都背负着一个漫长的故事,他或许闪烁着荣耀之光或许不值一提,可于他本人来说,却是生命中不可割舍,愿意为之付出灵魂与爱。”

1

“苏沐秋打麻将吗!三缺一!”孟婆摊前黑无常对着在三生河边等客人的苏沐秋喊道。

昨天输了一晚上有点囊中羞涩的苏沐秋摆摆手,表示不打了。

“苏沐秋你行不行啊,你得赢回来啊!”白无常在旁边挑唆,苏沐秋朝天翻了个白眼,“骗鬼呢!”

“对啊,骗你呢。”白无常笑嘻嘻,没皮没脸。

“走开走开,不要影响我接生意。”苏沐秋挥手赶人。

白无常悻悻地走开了,苏沐秋继续蹲在渡口等人,昨天输了一晚上,今天得多拉几个客人渡河挣点钱,然后晚上赢回来。苏沐秋深深地抽了一口古早的旱烟,这东西还是上次渡一个老烟枪的时候那人含泪送给他的,说下辈子回来赎。

“哎哎哎,是在这里上船吗?”苏沐秋被一叠声的叫喊打断了思路,正准备回一句是,对面机关枪一样的话就砸了下来。

“这船真古老啊,不会半路掉河里吧?你会法术吗?你什么时候启程啊?能不能晚点?我这还得等一个人,你看能不能通融下啊。”

“……”

“你倒是说句话啊?”

苏沐秋心说:我倒是想说……

本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苏沐秋还是咧开嘴笑着回道:“不会掉河里,不会法术,人满就启程,不能晚点,不能通融。”

这话一听就是瞎扯,岸上三缺一斗地主的黑白无常加无名小鬼一起撇了撇嘴,苏沐秋这家伙又开始忽悠人了。

“啊?那怎么办,我说好等他的,真没别的办法?”

“恩,也不是没有,你要是给我讲一个故事,我就可以稍微通融那么一下下。”

白无常在岸上叫道:“兄弟!你不要听他的,这船什么时候启程都可以,你来我这里打会儿麻将吧!”

苏沐秋一竿子扔过去:“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啊?是这样吗?我可以等人是嘛?”黄少天激动。

“等吧等吧。”苏沐秋把烟点上,手一挥,把打在白无常屁股上的竿子拿回来,蹲在岸边装老大爷。

“卧槽苏沐秋你@#%……&**”黑无常把白无常紧紧搂住,顺口劝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打不过他。”

“……”黄少天算是看明白了,这地府就是一群一群的神经病。

那个一身儿白衣服的最神经。

“兄弟,你在这划了多少年船了啊?”黄少天坐不住,没几分钟便开口搭话。

“不知道。”

“哦哦那应该很久了吧,我刚到地府很多地方不熟悉,以后还得多关照啊!”黄少天哥俩好的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

“……”

“不过你们这船也太破了吧?一次能渡几个人啊?我真怕坐上去给栽到这水里,这水绿了吧唧的感觉挺可怕的,不会是什么吃人的怪兽吧。”

“……不会。”

苏沐秋第一次感受到话痨的杀伤力,心力憔悴,忍不住问道:“你等的人什么时候来?”

“他啊,他说会来找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估计快了吧。”黄少天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道。

“哦。”苏沐秋见惯了这样的场景,也不再多说,他在这渡人,见惯了因为等爱人,等亲人而不迟迟不肯到对岸渡己的。

“我们说好不管谁先走,都等一等彼此,下辈子有缘分的话说不定能够再遇见。”黄少天也学着苏沐秋蹲在地上。

“抽烟吗?”苏沐秋递过去一口烟。

“不了。”黄少天摆摆手。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苏沐秋突然起了聊天的心思。

“我们是同一个战队的,叫蓝雨,名字是不是很好听哈哈哈,那个时候我们都在训练营当训练生,他手速不快,玩的比较吃力,也不是,他其实在其他方面很有天分的,只不过当时我们都太看重手速这种必要因素了,事实也证明他的坚持是对的,蓝雨也在他的带领下夺得了一个又一个冠军,我们就是在我们得了第一个冠军的时候在一起的。”

苏沐秋点点头。

“那天不知道谁让他喝了一杯啤酒,他有点醉,我把他送回去,他躺在床上开始滚来滚去,一边滚一边说黄少天我看不见你!我当时就想怎么看不见了,然后使劲往他眼前凑了凑,他突然凑过来突然亲了我一下,我当时就蒙了,然后他还特坦然说这回看见了,转头就睡了!”

苏沐秋觉得有点牙疼,他没理解错的话这是秀恩爱吧。

单身几十年的老处男苏沐秋不想听了。

于是他说:“知道了,我们出发吧。”

“啊啊啊不行啊!你怎么能这样呢!你不是说随时启程吗!”黄少天也顾不上回忆过去,只拽着苏沐秋的腿坐在地上不起来。

“是啊,随时。”苏沐秋严肃脸,往外拽了拽腿,一下,没拽出来,两下,还是没拽出来。

“哟!黄少!”不远处传来戏谑的喊声。

黄少天一下子挺直腰背正襟危坐好。

“这是什么杂技?”于峰接着开玩笑道。

“滚滚滚,本少爷现在修禅呢,你等小人快给我退下!”黄少天面不改色地说道。

“噗。”

黄少天偷偷睁开眼睛往于峰身后一看,杨聪在身后笑得不行,黄少天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还没等他起来反抗,就看到一双大小眼从他眼前一闪而过,黄少天再次感觉自己的心脏受到了暴击。

“你好,我们到河对岸去。”王杰希拿着刚从孟婆那里领到的过路牌递给苏沐秋。

“你们怎么一块儿来了?”黄少天往于峰身边凑了凑问道。

“半路碰见了,就一起过来了,你在这干嘛呢?”于峰反问。

“等人呗。”

“哦~”于峰的这个“哦~”哦的千回百转的,黄少天斜了他一眼没说话,又去骚扰身后的杨聪去了。

“恩等一等吧,一会儿一起。”苏沐秋接过过路牌放在口袋里。

“恩。”王杰希点点头,揣着口袋站在了一边,和身边蹲在岸边四个人简直格格不入极了。

白无常在岸边看着这几个的姿势笑得肚子痛,然后突然感觉凳子被撤掉,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你输了,掏钱掏钱!”黑无常和无名小鬼笑着对他伸出了友情之手。

白无常:“……”还有没有点同事爱了!

2

“少天!”黄少天听到声音,也顾不上和身边的于峰呛声了,连忙扭过头,喻文州站在来路上,身后是浓重的雾气与妖艳的彼岸花,花径缠满来路,喻文州双手撑在膝盖上,额头上还有汗滴落下来,落在彼岸花上,灼伤了一片零星的花瓣。

“少天”喻文州气息还不太稳,他平复了下长跑后急速的喘息,开口道:“等很久了吗?”

“没有。”黄少天摇摇头,大步走过去,有些心疼的责备道:“你跑什么,我说了等你的,你看你……”

“我怕你等太久。”

黄少天再说不出一句话来,喻文州总是这样,总让他有变得不像自己的本领。

苏沐秋觉得有些眼热,他等了这么久,也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才到。

“你好。”喻文州朝苏沐秋笑笑。

“你好。”苏沐秋也笑了笑。

一群人陆陆续续上了船,苏沐秋撑起船桨,对着坐在身后的几个人喊道:“启程了。”

“恩恩。”黄少天点头,顺便随口问了一句:“话说今年谁是荣耀总冠军啊?”

“好像是兴欣吧!”喻文州站在船上,任由黄少天帮他在旁边用手小范围扇着风。

“啊啊啊!又便宜了叶修那个老不羞!”黄少天义愤填膺,于是他亲眼看见苏沐秋的船桨掉进了绿了吧唧的河里。

黄少天:“……我们是不是投不了胎了。”

岸边的白无常虽然输的只剩下裤头还是毫不留情地嘲笑了划桨的苏沐秋。

不过苏沐秋这次没顾上理他,他扭过头有些犹豫地问道:“叶修?”

“哎???你认识叶修?”黄少天好奇。

“恩。”

3

一群人手忙脚乱地把从船上下来,苏沐秋联系了打捞队让过来捞船桨,他们几个便又在岸边蹲了下来。

“你们说的游戏是荣耀吗?叶修他是总冠军吗?”苏沐秋不确定地问道。

“是的。”喻文州笑眯眯地回道。

“他……”苏沐秋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从何问起。

还好喻文州了然地主动开口说道:“他算是我们的前辈吧,从荣耀第一赛季就已经是正式的职业选手了,我和少天是第四赛季出道,王杰希队长和杨聪队长是第三赛季出道,于峰是第六赛季,叶修率领着嘉世获得了三连冠,第七赛季的时候因为一些嘉世的内部问题宣布退役,第九赛季使用君莫笑率领兴欣战队从挑战赛一路升级,到第十赛季回到联盟赛场夺得总冠军。”

喻文州介绍地简略,一来是他也不确定眼前这个人和叶修的关系,不好多说什么,只大概介绍下,让对方有个简单的了解。二来是他与其他不着边际的说不如等着眼前穿浅蓝色半袖的少年开口问比较妥当。。

“他,他用了君莫笑?”苏沐秋惊讶地开口。

“对啊对啊,那变态玩意儿也不知道他怎么弄出来的。”黄少天抓住一切机会吐槽叶修。

“是我做的。”苏沐秋低头,有些释然地笑了。

“???”

“!!!”

“卧槽!”

“卧槽!”

“卧槽!”

“卧槽你到底谁啊!千机伞啊!是你做的!你怎么做的啊!”黄少天靠着垃圾话的实力在一众卧槽中格外醒目。

“呃,这不是那会儿想玩儿散人嘛。就随便做了个小玩意。”

“卧槽那是随便做的吗!简直吊炸天啊!”黄少天激动脸。

“哈哈还好啦还好啦。”苏沐秋假意谦虚,黄少天看着这个表情,觉得咋这么像那个叶不修那个欠揍的嘲讽脸呢。

“对了,千机伞满级了吗?”苏沐秋期待地问道。

“没有。”喻文州接过话笑着回答,苏沐秋明显失望了下,但随即又释然的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在乎。

“不过,第十赛季叶修拿着君莫笑夺冠的时候,千机伞,满级。”

苏沐秋睁大眼睛,似乎是在刚才的失望里还没回过神,他慢半拍的眨了下眼睛,随后咧开嘴,不由分说地大笑起来。

虽然没看到那一幕很遗憾,但是,这一刻,欢欣跃上心头,苏沐秋不用想都知道,千机伞在荣耀的战场上,被叶修挥舞着,刀光剑影下,是怎样令人难以置信的光影。

“真是太厉害了。”王杰希在旁边也由衷地称赞道。

苏沐秋还没来得及多兴奋几下,就被飞过来的拖鞋砸到了头。

“我说苏沐秋你能不能小点声!笑那么大声作死啊!”白无常穿着白裤头站在凳子上感觉自己非常威武。

“老子已经死了!”苏沐秋毫不客气,把拖鞋照着白无常的脸扔过去。

“靠靠靠!”白无常一边往桌子底下钻一边吼道:“苏沐秋你不厚道!说好不施法的!”

“切!”苏沐秋收回施法的手,施施然一笑:“孩子长大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众人看着被拖鞋追着满桌子乱窜的白无常一阵默然。

啪叽!拖鞋不负众望的拍到了脸上,完成了他的使命,落到了地上。

旁边那个不知名的小鬼脸上印了一个大大的鞋印子。

“……”

众人扭头,此等惨剧,完全不忍直视。

黄少天:“卧槽不是吧!”

“怎么了?”苏沐秋没看到刚刚那一幕,扭过头来问道。

黄少天看到那小鬼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只好把满腹疑问都咽进了肚子里。

“没,没事。”黄少天不自然地回答道。

喻文州下意识地往白无常那里看了一眼,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个,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黄少天戳了戳站在原地的苏沐秋。

“苏沐秋。”苏沐秋笑着回道。

“咦?那你是苏妹子的哥哥?”黄少天反应过来。

“沐橙?”

“对啊对啊。”

“是的,她怎么样?”苏沐秋笑了起来。

“她现在在兴欣做总指导呢,也是个心脏,你不知道,第十赛季总决赛那会儿,兴欣就剩下她和叶修,还摆了轮回一道,真是不服不行啊。”

“她也玩荣耀去了?”

“对啊,枪炮师沐雨橙风。”

苏沐秋听到这里,哑然一笑,他和他宠爱的小妹妹多年不见,他其实有猜到一点儿,可他私心里希望这孩子能走属于自己的路,到底是被他影响了。

4

“哟!都迎接老夫呢。”魏琛叼着烟流氓做派似得走了过来,韩文清方士谦也跟着过来。

“老鬼!”黄少天最激动,一下子冲过去挂到了魏琛背上。

“卧槽卧槽快下来!”魏琛把黄少天从背上拽了下来教育道:“老夫现在背不动你个小鬼,快滚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

“队长在着呢。”方士谦没管那边闹腾的几位,径自走到王杰希身边。

“嗯。”沉稳如王杰希,却也忍不住局促了那么几秒,他和这位不怎么严肃的前辈自分别后几乎半生未见,如今再见,没想到是此种境遇,张口想说什么,却发现什么都无从说起。

“你做的很好。”方士谦似乎是看出他的慌乱,没头没尾地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王杰希就这样奇异的被安抚下来,他恢复了平静,对着方士谦问道:“你最近怎么样?”

“别拿官方问候语糊弄我!”方士谦拍了一下王杰希的头,随后伸出手问道:“有烟没?”

“没有,队内不许抽烟。”王杰希严肃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是崩塌的。

“啧啧啧,还是这样。”方士谦虽然嘴上这么说,到底也没有问别人要烟去,只默默地站在这个带领微草夺得两冠的队长旁边,看着这个撑起过微草所有未来的队长的脊背。

他这样单薄又这样宽阔,责任,苦难,困惑都不曾将他压倒,真是个可靠的人,他笑着想到。

韩文清四下望了望,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队长,好久不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韩文清扭过头,看着身后的人习惯性地把眼镜往上扶了下然后开口。

“好久不见。”韩文清笑着回道,表情却没有刚刚那么严肃,甚至有一丝难得的温柔。

“四十三年零五个月整。”张新杰接道。

说完的那一瞬间,他们两个人都有些怔愣住,居然,有那么久了吗?

“新杰也来了。”喻文州笑着打招呼。

张新杰不再纠结于时间,转头笑着冲喻文州点了下头问候道:“喻队好。”

老魏终于把人挨个问候(损)了一遍后走到了苏沐秋身前。

“哟,这位是?”

“苏沐秋,发明千机伞的,不知道吧老魏哈哈哈哈。”黄少天在一旁嘲笑。

“滚滚滚。”魏琛敛了神色,对着苏沐秋伸出手,“索克萨尔,魏琛。”

“秋木苏,苏沐秋。”苏沐秋回握住。时间轰隆隆开始往后倒退,仿佛回到了那个荣耀刚开服的夏天。

“卧槽没想到在这儿和你遇到啊!”老魏迅速抽回手一脸嫌弃,变脸速度堪称一绝,“你和叶不修那个家伙当年抢我蓝溪阁的野图还没和你算账呢!”

“认输吧老魏哈哈哈。”苏沐秋也立刻嘲讽脸。

黄少天:“喵喵喵?发生了啥?”

喻文州爱怜地虎摸黄少天的狗头,并把他拉了回去。

“这么些年怎么样?”老魏递过去一根烟问道。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苏沐秋摆摆手。

“呵,我后来进了兴欣,和叶修打了个赛季拿了个总冠军,然后在兴欣公会谋了个职,接着玩荣耀到现在。”

“好玩吗?”

“很好玩。”

“想去看看。”

“会看到的。”

“哎?苏沐秋,你玩的是神枪手啊?”黄少天刚被韩文清科普了苏沐秋便探过头来问了下。

“嗯。”苏沐秋点头。

“真想和你打一场啊。”黄少天感慨。

“谁说不是呢?”苏沐秋笑着说,接着问道:“你们是什么职业?”

“剑客,夜雨声烦,黄少天。”

“术士,索克萨尔,喻文州。”

“牧师,石不转,张新杰。”

“魔术师,王不留行,王杰希。”

“刺客,风景杀,杨聪。”

……

“真好。”苏沐秋感慨,真想和这群人一起玩一次荣耀。

“没事!下辈子一起玩啊!不过你们这地府更新换代也太慢了!不然我们现在就能一起玩了!话说你们都带账号卡了吗?”

黄少天扭头看着所有人手里的账号卡讪讪道:“我多余问。”

“不是我说,你怎么做了摆渡人了?”魏琛问道。

“等人呗。”

“叶修和苏妹子?”

“嗯。”

魏琛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再说什么,只转头看了看周围,开口问道:“那叶修他……”还没等他说完,打捞队就浩浩荡荡的过来了,魏琛还想问什么苏沐秋已经被打捞队的队长叫过去了,他便没有开口,只蹲在岸边继续吞云吐雾了。

打捞队过来的时候,看到这蹲了一排的老头,脚下一滑,险些载倒下去。

兢兢业业把船浆打捞上来以后,赶忙递给苏沐秋,脚底抹油地赶紧跑了。

“哎,你们……”韩文清叫住打捞队的人,还没等他说完,打捞队已经一溜烟地跑走了。

韩文清:“你门……”忘了拿走绳子了。

“好了,准备启程了!”苏沐秋把船浆放好,招呼岸边的各位。

“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嘛?”黄少天跳上船对着苏沐秋问道。

“不了,我等等人。”

“哦!这样啊,那以后再见面的话要一起打游戏啊!”黄少天伸出拳头。

“一定。”苏沐秋同样伸出拳头同他碰了碰。

“坐好喽!出发!”苏沐秋对着众人喊道。

5

“哎等下等下!”

苏沐吓了一跳差点把船浆再扔到河里。

“等下等下,不好意思,能带我们一起嘛?”苏沐橙快步跑过来站在岸边双手合十拜托道。

“……”苏沐秋抬起头,看着岸边的小姑娘,那么小小的又如此漂亮的,是他的妹妹啊,她好像没有长大,连头发都是原来的长度。

“沐橙?”他有些不确定的叫道,随后又似乎是肯定了,笑着叫住岸边的小姑娘:“沐橙。”

“哥哥!”苏沐橙看见苏沐秋惊喜道,小炮弹一样的冲到了苏沐秋的怀里,苏沐秋站在船头伸手接过她。

楚云秀看着这等情景,勾起嘴角笑了笑,自己走到船上。

“云秀过来过来!”黄少天挥手。

楚云秀嫌弃地看了黄少天一眼,然后在杨聪身边坐下了。

黄少天:“……”感觉受到了歧视怎么破。

“楚云秀你怎么这么做深深的伤害了我你知道吗!你对一个少年做了什么你知道吗?你根本不知道……”

“哥哥!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等我!”苏沐橙开心地抱着自己的哥哥不撒手。

“当然了。”苏沐秋替苏沐橙擦掉眼泪,笑着回道。

“哥哥哥哥!我是荣耀总冠军了,沐雨橙风!”苏沐橙小女生似地地炫耀,似乎她荣耀征程上一路披荆斩棘,全都为了这一刻。

“知道了。”苏沐秋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嘿嘿。”苏沐橙这才回过神来,同船上的其他几位打招呼,“大家好啊。”

“苏妹子好啊~”

“苏妹子好。”

“苏妹子好。”

……

“咦?叶修呢?”苏沐橙打了一圈招呼,才发现叶修居然不在。

“嗯?他不是,不是在兴欣吗?”苏沐秋不确定地问道。

“嗯?”苏沐橙咬了下嘴唇,有些不确定地说:“不应该啊,他比黄少天来的早的,哥哥你没见他吗?”

周遭的雾气仿佛漫过了他的口鼻耳,他听不到声音,看不到人影,他只是努力的在脑海里回想每一个坐上他船的渡客,没有,没有叶修。

可沐橙说,叶修来了。

所有的等待,所有的守候,都是无用的吗?到底是哪里出错了,苏沐秋不停地问自己。

他在这渡口七十多年,迎来送往过那么多人,每一个人的容貌他都细细地看过,他怕叶修老了,自己认不出来,他也怕自己老了,叶修认不得自己。他那么害怕他们在这里错过,可是命运依然不曾放过他们,他那么仔细那么认真,居然还是错过了吗?

其他人也皱着眉头不解其意,苏沐秋难道不知道叶修先他们而来吗?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我就说刚刚没看到叶修嘛,”魏琛坐在船尾问周围的人:“你们谁看见叶修了吗?”

众人摇头,唯独黄少天一脸神秘莫测。

“哥哥你不要着急,说不定叶修他在路上呢,他说过等我呢。”苏沐橙惊觉苏沐秋的手突然冰冷到极致,连忙拍着苏沐秋的背让他坐下来,示意他冷静。

苏沐秋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是有些反应过度,他努力压下颤抖的双手,扯开一个不怎么好看的微笑,对着船上的众人说道:“我先送你们过去。”

6

“苏沐秋。”

苏沐秋正准备启程,听到熟悉的喊声,他回过头,看到叶修站在岸边,笑着对他伸出了手,“等久了吧。”

“恩。”苏沐秋抬头看着叶修,他还是一点都没变,还是十八岁的叶修,在这样的迷人眼大雾里,他依然可以看清他的眉眼,多稀奇啊。他伸出手,把叶修拉过来,“你怎么才来?”

“对不起啊,等久了吧。”叶修跳到船上,张开双手,打算来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苏沐橙在旁边红着眼眶,苏沐秋看着叶修的怀抱大步朝前走了几步,然后他就投入了叶修的怀抱并且说什么你来了就好?

逗白无常呢!

苏沐秋快步几步走上前,一把勾住叶修的脖子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并且把叶修暴揍了一顿:“你个熊孩子!去哪儿浪去了!”

众人:“……”

说好的久别重逢泪沾襟呢???

“我去疼疼疼!苏沐秋你松手!”叶修一边哀嚎一边把自己从苏沐秋的魔爪下解救出来。

“去哪儿去了?”苏沐秋坐在船头严肃地问道。

“额,”叶修不自觉地撇了一眼黄少天,黄少天立刻撇清:“别问我啊我刚没看到他在那儿打扑克呢!我是无辜的!”

至此,喻文州了然一笑,伸手握了下黄少天的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黄少天果然安静下来。

“额。”叶修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去问了下白无常你这工作得做到啥时候,我心说和你一起走,白无常说让我陪他打会儿麻将才告诉我。”

“……”苏沐秋反手就是一竿子戳到了白无常的屁股上,正在心疼自己输光钱的白无常一下子被戳到了地上,“卧槽苏沐秋你是不是和我有仇啊!”

“你才知道?”苏沐秋阴测测的笑着看向他。

“额,你们聊你们聊。”白无常秒怂。

“我在等你,叶修。”苏沐秋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只撑好船桨。

“恩。”

7

船终于启程了,叶修看着这漫无边际的绿色沼泽一样的河水,心里漫长的不安终于缓慢地沉浸下来。

他比黄少天来得早,远远地就瞧见苏沐秋在河边撑船,他想他没怎么变,他想我该和他说什么才好,千机伞还没升到满级他会不会骂我,可是,君莫笑是冠军他总该满意了吧,他不着边际的想了很久,正准备上前,却被突然出现的白无常拦住了去路。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过此路,留下打麻将。”

“……”叶修不打算理他,正准备绕过去找苏沐秋。

“你不想知道苏沐秋是怎么当上摆渡人的吗?”

于是叶修被留了下来。

他从白无常疯疯癫癫地叙述中缓慢地拼凑了整个故事的容貌,那些他未参与过的苏沐秋的过去。

苏沐秋十八岁到地府,他还没从人间的声色里反应过来,便被鬼群拥到了三生河岸,众人都交了过路牌,到他的时候,苏沐秋突然问了一句:“我能在这等个人吗?”

“错过这一班船,下辈子可就只能堕入畜生道了。”白无常故意吓他。

“啊?”看着苏沐秋瞪大的眼睛,白无常心里得意极了,他正准备逗一逗这个小孩儿再告诉他真相,谁知这小孩儿突然接话道:“我还是等一等吧。”

苏沐秋握着领路牌从排队上船的队伍里退了出来。

白无常不甘心,凑到这个一脸稚嫩的少年身边,“你干嘛啊,你难道想下辈子要变成一只猪啊!”

苏沐秋看了他一眼,握紧手里的东西笑着说:“不行啊,我还没和他们好好告别呢。”

还没来得及告别,便被命运生硬的分离,还没来得及嘱咐沐橙,还没来得及告诉叶修,那么多没来得及,他得等等,再见他们一面,哪怕下辈子变为牲畜,他也认了。他靠在墙上,心头百转千回,不安和难过在潮湿的大雾里缓慢从他的心头蔓延出来,几乎要将他淹没,十八岁的少年的眼眶,蓦然红了起来。

“谁啊?”白无常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瓜子,分了一把递给苏沐秋。

“我妹妹,还有叶修。”

“哦,那你等多久啊?”

“随便了。”苏沐秋揉揉眼睛,蹲下来和白无常一起嗑瓜子。

8

一个鬼,最多可以再三生河边停留三天,三天过后,无论如何,都必须渡河了。

三天时期已到,苏沐秋等的人还没来,他等来了来地府安排工作的阎王。

上一个摆渡人等到了自己的爱人和爱人一起投胎去了,这摆渡人的位置就空了下来,阎王看了看这个不想上船的少年,沉思良久说道:“那你来做摆渡人可以吗?”

从此后苏沐秋成为了地府最年轻的摆渡人。

“代价呢?”叶修问道。

白无常一愣,随即笑了,“代价就是他手里的那张卡和日日夜夜的孤独。”

苏沐秋把秋木苏交出去,他身上便一无所有了,但幸好这七十多年,他还有记忆作陪,还有故事老友与苦酒。

“每一个摆渡人,身后都背负着一个漫长的故事,他或许闪烁着荣耀之光或许不值一提,可于他本人来说,却是生命中不可割舍,愿意为之付出灵魂与爱。”

“你说得对。”叶修说道。

“那他能和我们一起走吗?”叶修不确定地问道。

“谁知道呢,估计可以吧,每一个摆渡人必须得等到下一个摆渡人的出现才能去投胎。”

“准确地说,就是有下一个心甘情愿的鬼,你懂了吗?”

叶修点点头。

“上一个摆渡人,在这里等了三百年,和他的爱人告别四世,才等来苏沐秋。”

“恩。”

“所以……”白无常看向叶修。

“所以这次我便来等他。”

叶修把最后的牌往桌上一放,“我赢了。”

9

“哎哎哎,叶不修你和苏沐秋怎么认识的啊?”

“切,不告你,和你家文州秀恩爱去吧。”叶修用衣服把耳朵捂住,只留下两只眼睛,走到船头坐在苏沐秋身边。

“卧槽你这是嫉妒叶不修你#%%#@@¥……”

叶修没再管黄少天说了点什么,他专注地看着苏沐秋,只觉得这七十年岁月倏忽而过,他来这人间地府一趟,都是为了这一场相遇。

他还记得第一次遇见苏沐秋,他穿着洗得发白的浅蓝色短袖,在人群中问他:“兄弟,来一局?”

那声音穿过无数瞬间与生死,终于又来到了他们面前。

他还记得苏沐秋临走之前和他说,回来告诉你一件事,那是什么事儿呢?叶修总也想不通,不过他倒是有件事一直没告诉苏沐秋。

这么想着,他终于开口:“苏沐秋。”

“怎么?”苏沐秋一边划船一边扭过头来问他。

“你那天要和我说什么?”

说什么?苏沐秋划桨的手突然一顿,转眼他又握好船桨,不动声色地继续划了起来。

“我说我喜欢你啊,叶修。”苏沐秋的声音在空旷的船头宛如一声浅浅的叹息。

叶修低头笑了一下,“刚刚好,我也是。”在这无边无际的大雾里,叶修的声音仿佛耳语般传来:“我喜欢你啊,苏沐秋。”

这场迟了七十年的告白,他们终于在此刻遇着了。

可这告白对于他们来说,来得并不迟,他们一直都知道彼此,不需要宣之于口,都在日复一日里,缓慢发酵成彼此都懂的心照不宣。这一瞬间,周遭的风景早已不是三生河幽绿的河水,也不是地府终年不散的雾气,而是杭州的七月天,风声,雨声,每一日的键盘声,甚至花开的声音,都穿过时空的束缚,回到了2015年的那一刻。

“随便等多久,我得等到他。”苏沐秋说。

白无常把手里的瓜子嗑完,然后站起身,对着苏沐秋说:“我告诉你一个留下来的办法吧。”

10

船终于航行到了尽头,一群人从船上吵吵闹闹地下来,苏沐秋站在船头,冲他们挥挥手。

“你不走吗老苏?”

“不走了,你们先走。”苏沐秋笑呵呵地在船头同他们说道。

“叶修你快下船!”苏沐秋伸脚踹叶修。

“你走吧,我懒得走了。”

“快滚快滚!我还要回去拉人呢!”

“我不!”叶修坚持。

黄少天站在岸边,看着叶修如此做派,有些懵,他扭过头问喻文州:“你见过他这样吗?”

喻文州摇摇头。

“他这是撒娇呢吧!”黄少天一拍脑袋,众人一听,莫不是一阵胆寒,叶修撒娇,这太可怕了,王杰希的大小眼都变一样大了呢。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苏沐橙一下跳回到了船上,笑眯眯地冲他们挥了挥手。

众人:“……”

“沐橙你给我上去!”叶修和苏沐秋异口同声道。

“我不!”苏沐橙笑嘻嘻,一点也不怵这两个小哥哥。

她隐约猜到一些内情,虽然不甚清楚,可她的确不想再一个人孤零零的在人世间了,七八十年的人生虽然并不长,但是孤独漫长而永恒,仿佛永远也到不了尽头。

“我替你们吧。”她说。

“哥哥,荣耀更新了那么多次,你还没玩过呢。”

10

“前辈们好。”邱非撑船从对面过来。

“咦?”苏沐秋疑惑的看着撑船而来的少年。

“邱非!”黄少天站在岸上冲邱非招手。

“你怎么过来了???”叶修皱眉。

“我是下一任摆渡人。”邱非说。

邱非和阎王申请做了下一任摆渡人,虽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啊邱非?”黄少天没忍住,伸出头来问了下。

“因为有要等的一群人。”邱非拿着船桨,抬起头来冲着岸边的前辈们笑了笑。

11

“这会是一个漫长而又孤独的过程。”白无常又开始一贯的作风,吓唬小孩子。

“不会,因为知道他们在来路上,所以,等待就并不可怕,反而无比值得期待。”邱非把手里的战斗格式交出,身上嘉世队服背后火红的枫叶在地府终年不散的雾气里似乎要跳跃出来。

12

苏沐秋和叶修终于一起踏上了归程,他回过身冲对岸的白无常挥了挥手,白无常站在凳子上眺望,一边红着眼眶一边嘴硬吐槽道:“这群老头。”

“在他们眼中,可是彼此最美好的样子。”黑无常笑着把人给接下来,防止白无常又作死的从凳子上摔下来。

“那我在你眼中是什么样子?”

“是三百年前,你纵身朝我飞奔过来的样子。”

13

“那,一会儿见?”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在转生台同众人挥手。

“一会儿见。”










评论(26)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