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

账号最后一篇文已更新,有缘见~谢谢一直以来的厚爱,比心~

【蓝河】像种子一样

【蓝河中心~不涉及cp】

一直很喜欢蓝河,觉得他身上有种平凡人的光辉】

私设多如牛毛~用了自己的方式理解,但我个人的想法毕竟浅薄,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可以讨论下~带来更深刻的小蓝~】

真诚的蓝河粉心~~~biu~biu~biu~】

 

【蓝河】像种子一样

 
哪怕失败?

 

哪怕失败。

 

1

 

“蓝河,你考虑好了?”喻文州看向眼前眉眼温和却异常坚定的人。

 

“恩。”蓝河有些抱歉地回道:“我还是想留在蓝雨。”

 

喻文州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在意,他没在执意劝他,只笑着站起来拥抱了下他。

 

“谢谢你,蓝河。”

 

以一个蓝雨人的身份。

 

2

 

第十七赛季过后,蓝河婉拒了喻文州调派他去荣耀联盟官方工作的请求,专心的在蓝雨接着做分区的会长。

 

每天刷本打怪带新人,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春易老看他这幅模样,也不好再劝什么,只拍了拍他的肩,对他更加倚重起来。

 

蓝河到不觉得怎么样,他从少年至今,梦想的蓝图在他的努力下一步一步成型,虽然和预想的有些不一样,但是,他热切奋斗至今,并无虚度,也就没有太多介怀感伤。

 

清明的时候按照惯例他会请假,和春易老打了声招呼,便坐上了从广州飞往北京的飞机。

 

他每年都过会过来一趟,包里装着好吃的虾饺、马蹄糕……广州的特色美食装了一大推,全是真空包装的,他每年从广州带到北京,乐此不彼。

 

还有一束木棉花,他每年带着它从南到北,年年不落。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打算飞杭州的叶修,蓝河快步上前打了个招呼。

 

“叶领队好。”他之前作为随队人员跟国家队相处了几个月,习惯性的称呼便沿用了下来。

 

“哟,蓝河啊。”叶修看了看蓝河手里的一束花,“这是去?”

 

蓝河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怀里的花,笑着说:“看一个朋友。”

 

“你呢?”蓝河问。

 

“我也是。”叶修笑。

 

两人简单的寒暄几句后便就此告别了,一个自南来,一个往南去。

 

蓝河打好出租车,报了一个地方,司机师傅看着他一身的行囊,有些不解地问:“您这怎么背这么些东西去啊?”

 

“哦。”蓝河摸了摸自己背上重重的行囊笑着说,“给朋友带的,他念叨这个念叨了一辈子。”

 

2

 

蓝河有个朋友。

 

早十多年前认识的,那个时候他也还是个小孩儿,跟班里的一群半大的孩子买了荣耀的账号卡,偷偷窝在网吧里玩游戏。

 

蓝河买了个剑客的账号卡,名字叫孤帆远影。

 

那时他觉得这名字有种孤独的帅气,一眼望去,剑客的背影屹立在船头,风来不倒,雨来不侵,特别符合中二病少年的审美。

 

蓝河是打本的时候认识“哥总是这么帅”的,这名字起的恶俗无比,一点也不符合蓝河的审美,但他生性纯善,碰见这新人求带下本,蓝河一看队里正好空出一个位子来,也没拒绝,便加了。

 

一路上总是多加照拂,这新人也是个没皮没脸的,自此后仿佛赖上了他,每天孤哥孤哥的叫着,蓝河都觉得自己可能成了一个搜索引擎。

 

不过小孩儿年纪小,人可爱,招人喜欢,蓝河能带的时候就尽量都带着他。

 

很多年以后,蓝河看见蓝雨战队的小卢,那稚嫩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边的时候,他几乎是有那么一瞬间失神的。

 

后来两人玩得久了,蓝河渐渐知道这孩子是北京人,大名叫孙奕,好听的紧。

 

谁知蓝河夸他名字好听,这孩子却鼻子一皱脸一拉地说:“名字好听有什么用,长得丑啊!”

 

他说的愤慨,蓝河甚至还听到他在对面捶墙,明明孩子气的话,却总是惹人发笑。

 

“你呢?”对面问道:“孤哥,你叫什么?”

 

“许博远。”

 

3

 

蓝河知道自己名字挺俗的,但是也没想到对面有这么大反应,他拿着手里的水杯不知如何是好,只讪讪地坐在那里等对方笑完。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啊蓝哥!”小孩儿毫无抱歉地说道:“我们家门口有个博远教育,哈哈哈哈我妈老让我去那儿补课我不想去,我今天突然想去了啊哈哈哈哈哈……”

 

这件事最终唯一的欣慰大概就是——

 

小孩儿肯去补课了,蓝河觉得,自己好歹也是为了祖国的花朵做出了贡献不是。

 

不过自那以后,小孩儿到不怎么上线了,蓝河以为他是忙于学业,也没怎么多打听。

 

直到那天你晚上,他忙着和团队在一线峡谷刷副本,刚出本就收到了小孩儿发过来的信息。

 

“孤帆,再下一次?”他们这个固定团组了好久了,今天都还有一次的副本机会。

 

“不了,你们下吧,我这有点事。”

 

“孤哥在吗?”小孩儿在线上问他。

 

“在。”蓝河敲字,“你最近学习怎么样啊?”

 

“孤哥啊,”小孩儿顿了一下才把后半句敲过来,“我可能是快死了。”

 

“瞎说什么呢,小屁孩儿!快呸呸呸,拍三下屁股!”蓝河有点迷信,小时候他在家里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姥姥总是让他吐三下,再拍三下屁股,这样不好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嘻嘻嘻,孤哥,你游戏打得这么好怎么不去参加训练营啊?”那个时候训练营已经算是荣耀很成熟的模式了,寒暑假参加,既不耽误学习,还能有个地方让孩子们玩游戏,学生们特别喜欢,家长也觉得总比去黑网吧好。

 

所以,在这种良性的循坏下,几乎各大战队都开了训练营,在广州的蓝雨早就对外开始招生了,蓝河想了很久,到底没敢和家里提。

 

“我这技术,不行吧。”蓝河说。

 

“孤哥你咋这样呢!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人活一辈子,活得不痛快多难过啊!”

 

小孩儿发了一个哭哭脸的表情,蓝河发笑的同时却也忍不住认真思考起来。

 

是真的很想去啊。

 

他把双手交叠在脑后,舒展的靠在电脑椅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悠悠地想到。

 

4

 

那天以后,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小孩儿再也没上过线,蓝河总觉得空落落的,仔细一想,才发现小孩儿很久没来了。

 

他点开好友列表,主动打了招呼过去。

 

“小孩儿,最近学习怎么样啊?”

 

蓝河说完,等了一会儿,没收到回信,便起身去倒了杯水,再回来的时候提示信息已经过来了,他笑着想:“啧,小孩儿假装不在线呢。”

 

“您是小奕的朋友吧?他于今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去世,请您节哀。”

 

蓝河的水杯哐——地落在了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响声,热水浸湿了他没穿拖鞋的脚底,他过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然后连忙敲字过去。

 

“骗!子!滚!”

 

“我是他的主治医生,他之前把这张账号卡交给我,说等他去世了让我替他向你道个别。”

 

“你是孤哥吧?”

 

“他嘱咐我有一句话一定要带给你。”

 

“孤哥,能在荣耀遇见你,我很开心。”

 

蓝河捂住双眼,似乎这样就看不见,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趴在电脑桌上,胸口仿佛梗着一块儿巨石,连哽咽都费力。

 

他终于知道他那天说的是真的,不是故意那么说的。

 

他终于知道那小孩儿说等不到十八岁成为职业选手,也是真的。

 

他终于知道……

 

他知道什么呢?

 

他终于知道生死无常,下一秒可能就是永远的分离。

 

5

 

那天以后,蓝河抽了个星期天,背上包拿着之前就办好的身份证,买了飞机票,飞往了北京。

 

他知道父母不会同意他去那么远的地方,便留了个纸条,说明情况后,请他们一切放心,然后独自上路了。

 

是那位主治医生开车来接的他,蓝河上车后打开手机,看着一大推的未接来电,纠结了下,还是给母亲发了个短信,说已到北京。

 

医生看他这样,只笑了笑,转而随意地陪他聊了几句。

 

“这是什么花?”医生侧过头问他。

 

“木棉花。”蓝河答道,“这是我来得路上在花店买的,广州市的市花,之前他一直想说去广州看看,一直没来成,就带了这个花。”蓝河扯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

 

“他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之前他也求过我几次,但他……”医生替小孩儿解释。

 

“我知道。”

 

到了墓园,蓝河从车后座拿下那个托运来的大包,医生要帮忙,蓝河不太好意思,礼貌的回绝,便背着往墓地走去。

 

到了墓前,他看着小孩儿的照片,照片上的他那会儿还没有因为吃激素药而发胖,五官可爱又讨喜,和蓝河想象中的模样一样。

 

蓝河摸了摸照片,笑着说:“小孩儿,那会儿是不是没按我说的做,以后见面了再教训你。”

 

他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掏出真空包装好的虾饺、牛杂、萝卜糕……

 

“你之前说想吃广州的早茶,我都给你带过来了,你尝尝看,好吃的话以后每年给你带。”

 

“还有这个。”他从包里掏出带来的冥币,点着。“去了以后想买什么吃的自己买点,你这么小,要照顾好自己。”

 

他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最后朝相片上的人挥了挥手:“那,明年见啦。”

 

回去的路上,他有些恍惚地觉着,命运这么神奇,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生命在他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人类几乎没有回手的余地,多绝望啊,他把脸埋在双手里不说话。

 

“想开点,这就是生死。”医生安慰道。

 

“为什么我们努力挣扎都没用呢?”

 

“也许是因为,他在考验我们。”

 

“也许又是因为,他在告诉我们,时间短暂,要用尽全力了啊。”

 

“他在最后那段时间,虽然遗憾自己并没有成为梦想中的职业选手,可是,他也告诉我,说他来这世上一遭,用尽全力奔跑过,并无悔意。”医生笑了笑说:“像不像日本动漫里的那些英雄会说的话。”

 

“像。”蓝河哽咽。

 

很多年后,蓝河才知道,木棉花这样一种英雄花的花语竟然是——珍惜身边的人。

 

6

 

蓝河回家以后,不出意料的遭到了全家人的狂轰滥炸,以妈妈为代表的一方对于蓝河的任性表示可以理解无法原谅,以爸爸的一方为代表的表示不经商量就擅作主张,家人可以陪伴,为什么非要独自出行让人担心。

 

蓝河千保证,万保证不会再犯以后,才被放到房间里休息。

 

他在床上躺了会儿,随后又翻起身来坐到电脑前,打开了蓝雨战队的官网。

 

蓝河点击了训练营招生。

 

他在这个页面停了很久,终于做出了人生最离经叛道的决定。

 

他走向卧室门口,每走一步,他似乎都能感觉到自己和从前的自己正在越行越远,他们如同走上了两条路,一个前路坦荡,偶有石子,也能一脚踢开,一个前路黑暗,若是遇见石子也只能不管不顾地撞上去,直到头破血流,方能闯出一条路来。

 

可蓝河此时内心澄明,他决计不管不顾,要迎难而上。

 

“妈,有件事,我想和你谈下。”蓝河冲坐在沙发上气还没消的许妈妈说道,他自己心里也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可是,少年人的血性全在这一刻涌上了心头,似乎只有如此,才能证明自己的决心到底有多大。

 

“我想成为一个职业选手。”他清楚的看到父母脸上怔愣住的神色,的确,在荣耀大肆渲染过的如今,大时代背景仍然对电竞选手存在着误解与不信任,于蓝河的父母来说,更是从未考虑过自己的孩子会走上这条路。

 

最终,还是由许妈妈开了口:“博远,你知道的,我不会同意。”

 

“我想试一试。”

 

“你现在还小,根本不了解这条路有多难走,你乖乖等高考完,到时候你想去玩儿我同意。”

 

“我不是为了玩儿,我是真的想试一试。”

 

“许博远。”许妈妈动了气,“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根本不知道这对你意味着什么!你只看得到眼前,我理解你年纪小爱玩儿,可是你也不能对你的人生这样不负责任,我不允许。”

 

“妈妈。”蓝河叹了一口气,“我想试试。”

 

空气仿佛凝固起来,蓝河没在开口,他凭着少年人的倔强一心想要打好这场战役,凭借他的坚持,和父母对他的爱。

 

不过彼时他还没意识到,只在心里不停的重复——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人活一辈子,活得不痛快多难过啊!

 

他从没想过,他人生第一次这样坚持自己,心里唯一的慰藉倚仗竟然是小孩儿当年说过的这一番话。

 

可是,生死无常,如果不拼尽全力,蓝河怕自己后悔。

 

他看向自己的妈妈,她的脊背挺直,妆容精致,他有很多话想说,他想说妈妈我是真的热爱,可是他没有,他倔强地望着自己的母亲。

 

“哪怕失败?”许妈妈问。

 

“哪怕失败。”

 

7

 

蓝河终于如愿以偿的进入了蓝雨的训练营。

 

离开家的那天他没有回头,所以直到很多年后,蓝河都在想,他的母亲当时到底是怀着怎样的期盼看着他离去的呢。

 

不过总之,他做了十几年的好学生,此时此刻,他终于带着少年人的孤勇一路向前,未来似乎一瞬间压在了他单薄的肩膀上,可少年心比天高,只觉得自己能够挺立于这世间,一切都会过去,而之后,将会迎来光明的未来。

 

爸爸送他到车站后,他自己背着包去了蓝雨的训练营报道,接待的是一个比他稍大点的年轻人,蓝河拖着巨大的行李,那人正坐在桌子前记录什么东西,听见声音,连忙上前帮他把行李一起拿上来。

 

“来报道吗?”那人笑着开口。

 

“恩。”蓝河回道,带着无数的欣喜与期待。

 

“叫什么?”

 

“许博远。”

 

“恩。”少年把他的名字工工整整的写在表格上,然后起身笑着对他说:“你好啊,我叫喻文州。”

 

那个时候蓝河还不知道,眼前的人将会带领蓝雨问鼎荣耀的巅峰。

 

“咦?来新人了?玩什么职业啊?要不要pk一把。”身后传来快速的说话声。

 

蓝河没来得及反应,那人已经走到眼前,转移了话题:“喻文州技术部的老张叫你过去看看索克萨尔的进程。”

 

“好。”喻文州笑着回道,然后和他礼貌的告别。

 

“你叫什么啊?”黄少天比他高点,伸手搭上他的肩膀笑嘻嘻的问。

 

“许博远。”蓝河略显局促的回道,实在是他天性内敛纯善,对于这样直白的示好还没有修炼出以后的面不改色坦然受之。

 

“哦,玩剑客的啊。”黄少天瞟见表格上登记的职业笑着说:“PK一把?我也是玩剑客的哈哈哈。”

 

“恩,好啊。”蓝河欣然答应。

 

随后扑街。

 

一方面是黄少天无差别攻击的垃圾话,另一方面却是少年极高的天分与极快的手速。

 

打了三场,扑了三场,蓝河几乎忍不住现在就收拾行李回家。

 

“不错啊,很多地方还是可以看出操作的意识的。”黄少天从对面电脑后伸出头笑嘻嘻地说道。“加油!”

 

蓝河看着黄少天的笑脸,突然就觉得不那么尴尬了,他笑着说道:“加油。”

 

从那以后,蓝河才知道,黄少天时魏队从网游里亲自带回来的天才少年,那天他输三场,其实是训练营的普遍水准,算不得丢人的。

 

不过蓝河总是想要更努力一点。

 

他经常在训练室练到深夜,跟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人——喻文州。

 

蓝河在那儿拼命做训练练手速,喻文州就不声不响的看比赛,记各种笔记,蓝河知道喻文州会在下赛季和黄少天一起出道,他也见过喻文州被黄少天压制的手速,所以心里一直对此觉得很忐忑。

 

没有超快手速的职业选手,可以吗?

 

他这么想的时候,总是唾弃自己居然不相信同伴,可彼时抱着这种想法的并不止他一人,直到有天晚上,蓝河从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瓶绿茶,递给喻文州一瓶。

 

喻文州从电脑前抬起头看见是他,然后笑着说:“谢谢。”

 

蓝河摇摇头,看着喻文州写满各种笔记的本子,说道:“我能看下吗?”

 

下意识地问出声后才觉得自己有点唐突,连忙摆手说:“没事没事,我就随口问问。”

 

喻文州却不在意,一手拿着绿茶一手递过本子:“看看?”

 

“谢谢。”蓝河接过,翻开看的时候才发现好多地方竟然都有些看不懂。

 

“看得懂吗?”喻文州看他皱着眉,开口问道。

 

蓝河老实地摇头。

 

“哪里?”

 

蓝河指着一处战术图问道:“这是嘉世季后赛第二场的战术图吗?这个是气冲云水吧?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明显当时让一叶之秋冲上会更好啊。”

 

“是这样。”喻文州拿过笔记本,一下一下的给蓝河讲解了起来。

 

从那以后,蓝河就无比确认了,他们蓝雨会是冠军。

 

因为在那个深夜,他终于看到了身为职业选手的另一种努力形式,喻文州就像一颗树一样,奋力的生长拔高,他踏实坚定勤奋,蓝河在他的身上,看到更踏实更远的蓝雨。

 

蓝河变得愈发勤奋起来,他一面注重手速的提高,另一方面也开始关注战队的比赛,努力的研究,碰到不太懂的,先查查资料,如果实在想不明白再去请教喻文州。

 

第三赛季后期,喻文州和黄少天越来越忙,几乎不怎么在训练营了,他们开始和战队磨合,准备冲击第四赛季。

 

蓝河每每看到这些奋力向前的同龄人,便总是充满了力量。

 

也不是没有过失望,在一众同在训练营的少年里,蓝河算不上出色,他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准,稍微好点,但也没强到成为职业选手。

 

无数次深夜的自我怀疑,都被疯狂的信念压下,他不能退缩,他还没有拼尽全力。

 

8

 

那天早上,蓝河又是第一个到达训练室,他刚打开窗户,清晨微凉的风吹进来,沁人心脾,蓝河深吸一口,还没呼出气,便听到下面一声大喊。

 

“喻文州!”

 

“喻文州!”

 

“喻文州!”

 

吓得蓝河一口气卡住咳嗽了半天,他看着黄少天站在楼下,对着喻文州的窗户大声地喊着。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的窗户打开了。

 

“夺冠吧!”黄少天接着喊。

 

“好。”大家都被黄少天吵醒,此时听到这番豪言壮语,少年人也乐得起哄,也不知道谁开头说了句“好”,此起彼伏地“好”便传来。

 

蓝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一刻,他心中所有的热血都在此刻炸开。

 

“好。”他站在训练室的窗户前,身后是三排的电脑,这样一个略显简陋的训练营,竟然承载了这么多梦想。

 

“真好啊。”他终于吸到了早晨的第一口清冽的空气,未来值得去期待,不是吗?

 

9

 

梦想给年轻人插上了翅膀,可现实总是会把翅膀折断,你跌落在地上,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只是个凡人。

 

蓝河又一次感受到命运的强大,他在第五轮的训练营的新生选拔中,排名倒数第五,被刷了出去。

 

还有两轮,蓝河就能成为一个职业选手了,他倒在了这里,不甘痛苦都已经无济于事。

 

他回到宿舍把东西收拾好,尽量克制着自己,和舍友礼貌的告别,踏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不要怕许博远。”

 

“你尽力了许博远。”

 

“你努力过了。”

 

“天分这种东西你不是早就看开了吗?”

 

“你已经很厉害了。”

 

“答应我许博远,无论怎样,都不要哭。”

 

“那太丢脸了。”

 

“许博远,争点气。”

 

他一路走,一路自我心理暗示,可是眼角却不断的涌出眼泪,他用袖子擦了一遍又一遍,他所有的委屈痛苦,都在这一路中疯狂地涌来。

 

无法抑制。

 

为什么不是他。

 

为什么总是这么残忍。

 

为什么给了他追逐梦想的权利却不给他相应的天分。

 

他甚至幼稚的开始怨恨热爱和天分。

 

下车后,他把握了一路的账号卡扔进了垃圾桶。

 

他所有年少时的梦想,结束了。

 

10

 

蓝河回家以后,没有跟任何人解释,便直接钻进了房间。

 

他躺在床上,任由天空由亮便暗,他什么也没想明白,也不想再想,把书桌擦了擦,又拿出了三五,他决心重新开始。

 

“对不起,妈妈。”

 

“过来吃饭了。”

 

11

 

那之后蓝河真的再也没想过职业选手这件事,甚至把荣耀都卸载了,他专心的备考,似乎不在关心荣耀的任何事情。

 

第四赛季蓝雨止步季后赛。

 

第五赛季蓝雨止步四强。

 

这一切都和蓝河无关了,他考上了一个还不错的大学,报了学校的王牌专业——计算机系。

 

每天和一堆C语言打交道,生活似乎就这样一成不变,出来以后找一个公司,成为一个技术宅,他终于还是走上了那条可以一脚踢开石子的道路,大二的时候,他甚至还抽空去考了一个会计证,这证有没有用蓝河不知道,只是觉得再不做点说什么,他可能会无聊到爆炸。

 

同宿舍的瘦子邀请他一起玩荣耀,他摆摆手,说不了,没账号卡。

 

蓝河高考完曾经回到过那个车站边,他在那个垃圾桶前转了很久,似乎想要不切实际地找回之前丢在这里的账号卡。

 

结果当然是没有。

 

他转了一天,然后坐上最后一趟公交车回了家。

 

“放弃吧,蓝河。”

 

他这样告诉自己。

 

12

 

“哎!你们以前有没有什么梦想啊?”上铺的小胖是个文艺青年,被家人逼着学了计算机,天天忙着和中文系的女生们混在一起讨论诗词歌赋,一到期末考试就抱着蓝河的大腿要笔记。

 

“我小时候想成为一个美食家。”隔壁床的瘦子是个杆儿瘦的美食家,小胖听闻此言立刻不满捶床,十分悲愤。

 

“我小时候想成为一个技术宅。”宿舍的大神悠哉道。

 

旁人无不羡慕,年少时的梦想大多都无法实现,甚至连实现的机会都没有,能够一路走到最后,并且一路坚持下去,实在是令人钦羡佩服。

 

“你呢许哥?”蓝河笑嘻嘻地听着别人聊天,此时被问道自己,突然怔愣了下。

 

“我,我以前想成为一个职业选手。”

 

“切,你游戏都不玩儿。”众人吐槽。

 

蓝河也笑,笑着笑着没忍住,捂着被子,哽咽起来。

 

他以前想成为一个职业选手,后来这梦想离他越来越远,如今郑重地说出,倒是无人肯信。

 

蓝河哭得压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时,只看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

 

“加油。”

 

同寝唯一选择了自己人生道路的大神如是说。

 

13

 

蓝河常常觉得自己幸运,那晚他哭过发泄过之后本也没打算再捡起游戏事业,可因为这一句短短地“加油。”,竟然鼓起了这两年未曾有过的勇气。

 

他从床上起来,飞速收拾好然后拿起包冲了出去。

 

“干嘛去啊这是?”小胖被吵醒,有些迷糊地问道。

 

“谁知道呢?”大神捧着一本C语言看得津津有味。

 

“老板!”蓝河趴在柜台前喘气:“给我来一张账号卡,要剑客的。”

 

14

 

那天也许天很蓝?

 

谁管呢。

 

蓝河推开宿舍门,他晃着手里的账号卡:“看哥的剑客帅不帅!”

 

瘦子吓得从床上滚了下来,胖子也不敢置信,反复端摩这蓝河的账号卡:“啧啧啧,许哥你这不声不响的,快打开看看!让我们瞅瞅。”

 

大神也不慌不忙地凑了过来,在众人的期待下,蓝河在瘦子的插卡器那儿直接插卡登陆。

 

“我靠你这一个连名字都没起的新角色,还好意思说什么帅不帅。”瘦子实力吐槽。

 

胖子点头附和,大神高深莫测。

 

“蓝桥春雪。”胖子看着蓝河输的这个名字:“不错不错,蓝桥春雪君归日。许哥有那么点意思。”

 

蓝桥春雪君归日。

 

蓝河高中背古诗词过,只觉得这诗意境太好,便记到了现在。

 

“君归日。”

 

“真好。”

 

他一路兜兜转转,终于回到了起点。

 

15

 

在蓝河疯狂的升级之后,瘦子终于拜服在蓝河的技术下,从此跟着许哥吃香喝辣好不快活,胖子还是沉迷于美好的文艺诗词无法自拔,倒是同寝室的大神决心要和他们一起玩游戏了。

 

“你玩什么角色,陪你出去买账号卡。”蓝河收拾好东西对着大神说道。

 

“我有一张。”大神回道,然后在蓝河和瘦子惊讶的眼神里从柜子深处的深处的深处掏出一个盒子,蓝河知道,这盒子大神一般用来装一些平常不会用到但他总觉得有天可能会用到的东西。

 

“这张是是我捡的,交到警局人家都不收,我就自己收了,结果一直没人认领。”大神一边解释,一边插入账号卡登陆。

 

蓝河看着账号卡右下角被磨白的那个边,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感觉到了自己颤抖的呼吸。

 

插入账号卡,登陆。

 

“咦,这名字还挺好听的,孤帆远影。”

 

16

 

所以说地球是个圆嘛!

 

大神对于能物归原主这件事表示非常欣慰,蓝河执意再送他一张新的账号卡,大神一想,也可以,于是他说我要玩儿流氓。

 

“……”这种气质不符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总之,所有的一切开始又回到了原点,蓝河看着被他放在钱包里的孤帆远影,笑了笑。

 

第六赛季总决赛,寝室四个人全都围在电脑前看直播,小胖委委屈屈,表示自己并不感兴趣,结果被武力镇压。

 

“你们觉得谁会赢?”瘦子问。

 

“蓝雨。”蓝河毫不犹豫地回答。

 

他之前就相信,喻文州和黄少天,会带领蓝雨,走向最终的胜利。

 

“那我就微草吧。”大神很是随意,他喜欢的呼啸在季后赛被淘汰后他就处于之后的比赛我不怎么感兴趣了的状态。

 

“我也觉得蓝雨,蓝雨这也是厚积薄发了。”瘦子点评。

 

众人齐齐看向小胖,小胖认真的盯着屏幕看了会儿最终决定道:“我投微草,蓝雨这谁,也太能说了。”

 

蓝河忍不住笑出声,黄少天这么多年,还是这么能说,什么都没变。

 

“蓝雨赢了!第六赛季总冠军是蓝雨!又一个崭新的战队站到了荣耀的最巅峰,让我们记住这一刻!”

 

解说的声音从电脑里大声地传来,整栋宿舍楼都爆发出尖叫或者怒吼的声音。

 

瘦子激动地扭过头,却看到蓝河居然哭了。

 

“不至于吧。”瘦子无奈地笑,大神了然地递给他纸巾。

 

“不好意思,太激动了。”蓝河有些丢脸地说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也许是因为少年时的梦想终于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吧。

 

第六赛季,蓝雨总冠军。

 

这终于与他有那么一点关系了。

 

蓝河看着蓝溪阁公会的狂欢,笑着想到。

 

以一个蓝雨人的身份。

 

17

 

蓝河被春易老邀请参加公会的时候,其实还是有一点不敢置信的,他以前也想过自己去蓝雨公会部门工作,没想到竟然真的能实现。

 

他纠结了半天回复春易老,说要回家和父母商量下。

 

“应该的。”春易老简略地回道。

 

蓝河给家里打了电话,说要回家吃饭,许妈妈欣然答应。

 

餐桌上蓝河讲了最近学校发生的趣事,又在吃完饭后主动包揽了洗碗的活儿。

 

“说吧,什么事儿?”许妈妈端坐在沙发上,蓝河在沙发边坐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蓝河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道:“妈妈,蓝雨的公会部门邀请我入职。”

 

又是无边无际地沉默,蓝河心里有些发慌,他年少时无理的幼稚似乎就在昨天,而如今,他在撞了南墙后又选择这条路看不清未来的路,蓝河不知道妈妈会不会同意,如果换做是他的孩子,他一定会不同意的,蓝河想。

 

“哪怕失败?”许妈妈开口,和过去的问题一样。

 

蓝河惊讶地抬头看向妈妈,在经历过震惊以后,他的眼里终于漫上了隐约的泪光,他听见自己回答。

 

“哪怕失败。”

 

18

 

妈妈依旧没有送他去蓝雨,他同她告别,然后走出家门,没走几步,他突然回头,看见靠在门边的母亲。

 

蓝河突然有些难过,好多年前,他的妈妈,是不是也这么望着他,带着担心与期许。

 

可他那时一腔热血,只知道向前冲去,只知道母亲不理解自己,阻拦自己。

 

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这么一个人,她会阻拦你是因为爱你,她会同意你也是因为爱你。

 

她只爱你。

 

他突然抬起脚,快步朝回走去,一下子抱着已经没有他高的母亲。

 

“谢谢你,妈妈。”

 

19

 

蓝河在线上联系了春易老,说决定过去,春易老在电话里话突然变得多了起来,告诉蓝河地点和一些要带的证件,说过去后还有一场简单的面试,不过基本上不用太担心。

 

蓝河心下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

 

他看着多年前走过的这条路,似乎他一回头,还能看见那个坐在椅子上擦眼泪的少年。

 

“不要哭了,你会成功的。”他悄悄地对他说道。

 

到了蓝雨,刚下车,就被一个带着围巾抱着一大堆东西的人撞了一下,东西洒了一地,蓝河连忙帮对方捡起东西,递给对方的时候,对方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好人,我撞了你你还帮我。”

 

“啊!我先走了。”说着那人已经告别离开,蓝河心下觉得想笑,却突然福至心灵,他看着那个人的背影,少年的背影抽条一般的长大,他们都已经长大成人,之前说着豪言壮语的少年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夜雨声烦,黄少天。”他低声说道。

 

等反应过来才发现约好的面试时间快迟到了,只好也快步奔过去,前面那人看他一路狂奔过来也跑得更快。

 

“卧槽卧槽卧槽我都这样还被认出来了!卧槽卧槽!”黄少天一边吐槽一边跑得飞快,可职业选手这么多年,哪有蓝河这种学生跑得快。

 

没一会儿就被追上了,黄少天认命的停下,打算跟对方打个商量,只要不引起围观,签名拍照随意,谁知道他刚停下,对方已经一溜烟的从他面前跑过去了。

 

“我……”

 

“我靠!”

 

20

 

蓝河一边内心流泪错过黄少天的签名一边表示以后还有机会,重点是面试。

 

等他赶到现场时,推开门,喻文州正好起身,似乎是等了很久。

 

“抱,抱歉,我来晚了。”蓝河奔跑过后的气息还不稳,他努力平息气息道歉。

 

“没关系。”喻文州笑笑,然后朝春易老递了个眼神。

 

春易老会意,然后开口说道:“你先缓缓,我先简单介绍下。”

 

“这是我们喻队。”蓝河朝喻文州点头问好,“这个是我们的经理,这个是技术部的张指。我是咱们公会的负责人,春易老。”

 

蓝河一一问好后,春易老开始提问。

 

“为什么选择蓝雨呢?”

 

“因为我爱荣耀。”

 

说完后,他感觉空气似乎沉默了那么几秒,好像这个并不是标准答案一样,蓝河感觉,他有些忐忑,这些问题他提前准备过,可是此刻,却突然说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蓝河等了一会儿,看向众人,不安地开口:“不合适吗?”

 

“不,再没有比这更合适了。”喻文州起身,对蓝河伸出手,笑着说:“欢迎你加入蓝雨。”

 

“许博远。”

 

从那一刻开始,之前的纠结不安甚至于放弃都有了解释,蓝河知道,自己为这一瞬间,已等待了太久太久。

 

21

 

蓝河把木棉花放在小孩儿的墓前,他看着数年如一日的小孩儿笑着感慨:“你呀,真是不会老。”

 

“你说得对。”

 

“我们来这世上一遭,用尽全力奔跑过,就并无悔意。”

 

蓝河笑着:“小孩儿,山高水长,再相逢啦。”

 

 

 

 

 

 

 

 

评论(15)

热度(65)